绝品医圣 - 第3章 被罚调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曾少!”
    杨倩脸色一变。
    曾少义的整张脸,已经成了猪的样子,嘴角鲜血直流,牙齿都被磕落了几颗。
    “你你你,你敢……”
    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满眼狠毒。
    “给我杀了他,弄死他!”
    他咆哮着,刚一开口,几颗牙齿都掉了出来。
    保镖们连忙就围了上来。
    谁想。
    “砰砰砰砰!”
    他们还没出手,萧云已经先下手为强,拳打脚踢,如行云流水。
    四个保镖大汉,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个个踹飞出去,无法再近萧云的身手。
    这么强吗?
    萧云都被自己的身手给吓到了,何况别人?
    “你,你别过来!”
    杨倩也吓傻了,抖抖瑟瑟地站在曾少义前面,张开手护着他,扯着嗓子道:“萧云,我劝你好聚好散,到此为止,曾少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你们不是一个级别的人!”
    “对他来说,你就是一个蝼蚁,明白吗?”
    杨倩一直说着。
    萧云就这样静静看着。
    也就是在这突然之间。
    他觉得自己一下子豁达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传承的影响,还是这个女人的嘴脸,已经丑恶到让他不想再去为她伤心。
    “你别过来!”
    杨倩似乎不认识萧云了一样,看着他那冰冷的眼神,就忍不住后退几步。
    “你干什么……”
    萧云慢慢走到曾少义的面前,蹲下身子去。
    冰冷的眼神,死死看着曾少义。
    “敢动我,我要你生不如死,生不如死!”曾少义一脸恶毒,威胁吼道。
    “是么……”
    萧云淡淡一笑:“喜欢玩别人的女人,是么……”
    “那我就让你下半辈子玩不成!”
    随着这句话,不见他怎么动作,一股别人看不见的光芒,射进曾少义的身体内,地上的曾少义浑身一颤。
    “敢恐吓我!”
    “你算老几!”
    “给我揍死他!”
    那些保镖都没站起来,哪里有人可以动手。
    “萧云,你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斥责的声音响了起来。
    萧云眉头一皱。
    来人是他们科室的主任,李秀琴,她带着几个保安,姗姗来迟。
    李秀琴先是瞪了萧云一眼,这才哎哟一声,看向曾少义:“曾少,曾少,你怎么了……”
    “快,将曾少扶起来!”
    这恭敬的劲儿,让旁人看得都很无语。
    “小子,等着我!”
    曾少义哎哟哎哟被扶着去了外科,临走前,还狠狠瞪了萧云一眼。
    “等着被收拾吧你!”
    李秀琴也给萧云留下一句话,转身继续献殷情去了。
    “萧医生……”
    “萧云。”
    这时,一群同事,过来关心地看着萧云。
    萧云淡淡一笑,无所谓摆摆手,身心疲惫地回到了急诊室。
    几个护士,对了一下眼色,欲言又止,然后纷纷离开,只剩下萧云一个人。
    杨倩……
    他惨然一笑。
    摇摇头。
    过去了……
    都过去了。
    他疲惫地靠坐在座椅上,刚闭上眼睛,梦中的那些记忆便又涌现出来。
    仿佛翻书一般,萧云又迅速地重温了一遍,心中愈发震惊。
    医经、武术、蛊道……这些东西就像原本就存在他脑海中一样。
    瞬间,萧云如饮醍醐。
    “有了这些本事,我还用得着仰人鼻息,看人脸色?”
    萧云紧紧握了握拳头,绝望的心里,顿时涌上一腔热血!
    可就在这时,急诊室的门却被“砰”的一声踢开了。
    萧云坐直了身子看去,见李秀琴正站在门口,表情阴沉地看着他,便连忙站了起来。
    “李主任,您怎么来了?”
    李秀琴一进门张口便训斥道:“萧云,你到底是医生还是地痞流氓啊?大晚上不好好值班,打伤人,这警察都找到单位上了!”
    “之前还觉得你老老实实的,没想到都是装的!”
    说着,“啪”的一声,将一摞文件扔到了桌上。
    萧云凑上前一看,员工调岗通知书?!
    他有些懵了,一边拿起桌上的文件翻看,一边问道:“李主任,这……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你不识字吗?调岗!明天起,你就到医导台坐班吧,萧大医生!”
    看着李秀琴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萧云心里瞬间来了火气,上前一步就反驳道:“李主任,我没犯什么重大过错,不接受调岗!”
    调到医导台工作,这不是变相地赶他走吗?
    工资先不说,医导台坐着的,大都是些十几岁的小护士。
    自己一个研究生毕业的大男人,哪儿拉得下脸去?!
    李秀琴一脸轻蔑,嗤笑道:“哟哟哟,你还没犯什么重大过错?萧云,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呢?人家女病人刚才亲口跟警察说了,你借着检查身体为由,对她动手动脚,这还不叫重大过错吗?!”
    萧云顿时如坠冰窟,满脸愕然。
    这对狗男女,居然倒打一耙!
    “李主任,可那是我女朋友啊!你见过的……”
    不等萧云说完,李秀琴冷笑一声打断了他,压低了声音凑上前说道:“是你女朋友又怎样?你一个没钱没势的废物,敢得罪凌华制药的曾少?萧云,你脑子被驴踢了吧!”
    闻言,萧云瞳孔骤缩,顿时明白了这李秀琴是在故意为难自己,好去曾少义面前邀功!
    虽然知道自己铁定是要被调走了,但他还是忍不住冲口嚷道:“李秀琴!你滥用私权!这件事院长知道吗?”
    李秀琴昂着头,眼里满是嘲讽,“呵呵,萧大医生,你好好看看,这调岗文件上的字,就是院长签的!”
    萧云低头仔细一看,还真是院长签的字!
    瞬间,他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
    原以为李秀琴颠倒黑白,是为了捧曾少义的臭脚。
    谁知道,连院长也一样!
    萧云不禁苦笑了起来。
    的确,眼下自己就像杨倩说的,在曾少义面前如同一只蝼蚁!
    见萧云脸色惨白,眼神飘忽,李秀琴不耐烦地摆摆手,将他往诊室外推。
    “行了行了,赶紧滚吧!少在这里碍眼!”
    说着,又进诊室里,将他的私人物品扔进了一个纸箱子,端起來就朝门外甩。
    “哗——”
    东西撒了一地。
    其他诊室里的医生们,听到动静纷纷探出头来看热闹,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安慰他。
    相反的,大家脸上的表情,无一不透着鄙夷,甚至幸灾乐祸!
    “平时看他文质彬彬的,没想到是个衣冠禽兽,居然骚扰女病人!”
    “啊?我听护士小李说,那不是他女朋友吗?”
    “人家现在是曾少的女朋友!不想跟他一样惹上麻烦,就少说两句吧!”
    听到四周传来的议论声,萧云气得全身发抖。
    李秀琴那个势利眼,竟然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凭什么要被倒打一耙,坏了名声,被赶到医导台?!
    难道,有钱就能为所欲为,欺男霸女吗?
    萧云咬着牙,紧了紧腮帮子。
    可片刻后,他还是只能压下满肚子委屈与愤怒,弯腰去捡地上的东西。
    因为,他不能丢了工作。
    去医导台坐班虽然工资低了些,那也比失业好啊……
    他这一年的积蓄全花在给杨倩买钻戒上了,若是丢了工作,就一点经济收入都没有了,那自己和妈之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想到家里的妈,萧云心里再怎么憋屈,最终还是决定忍了下来。
    天快亮的时候,他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医院,朝家里走去。
    说是家,其实就是萧云在一处老居民楼里,租下来的四十来平的一室一厅,很小。
    妈睡卧室,他睡沙发,虽然挤了些,可却无比温馨。
    他老家在农村,从小就没见过父亲,完全靠妈一个人抚养他长大。
    本来妈在乡下生活,只是半年前摔伤了腿。
    虽说是做了手术,可萧云却再也放心不下来让她一人留在乡下,便接到了城里和自己一起住。
    之前动手术花了三万块钱,这次给杨倩买钻戒又花了两万多,萧云现在真的是身无分文了!
    房租,水电,日常开销……
    他有些不知道回家后,该怎么面对母亲了。
    想着,萧云有些心事重重的上了楼。
    可还没到家门口,就听到了母亲的哭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