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医圣 - 第4章 雪上加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别扔,别扔我的东西……”
    这是妈的声音!
    萧云三步并做两步,迅速冲上了楼。
    刚到门口,就看见房东提着一袋衣服往外扔。
    而母亲萧贞静倒在地上,额头鲜血直流!
    萧云心下一慌,赶紧跑了过去,把母亲扶了起来,“妈,妈!你没事吧?”
    “萧云,你回来得正好,你这个月房租还没交呢!”房东冷冷地说道。
    “云儿,你快告诉他,还有两个星期才到交房租的时候呢,况且,往常也不是这个时间交啊,我跟他说了,他不听。”萧贞静有些着急的说道。
    萧云看着母亲额头撞破的伤,眼神冷冷地盯着房东,“之前签合同的时候,不是说好了每个月15号交吗?再说了,你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吗?为什么直接冲进来扔东西打人?”
    房东耸了耸肩,“我可没碰过她,是她自己站不稳摔的。”
    萧云紧捏拳头,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你不乱扔我妈的东西,她会急得摔倒磕破头吗?”
    “行行行,我懒得跟你啰嗦了,大不了这个月的房租少你三百块,当做医药费,够了吧?”房东不耐烦地挥挥手,推了一把萧云:“赶紧的,房租!交不出来你们现在就给我搬出去!”
    “你别欺人太甚了!还有两个星期,凭什么现在就交啊!”
    事实上,房东这两天打牌输了不少钱。
    恰好刚才曾少义找到他,说只要找借口收拾萧云一顿,就替他还清欠的一万块钱。
    这会儿,见萧云态度强硬,房东心里一喜,这小子还挺容易被激怒的,这不是给自己机会吗?
    于是便撸了撸袖子骂道:“麻痹的,给你脸了是吧?”
    接着,二话不说一拳砸向了萧云的面门。
    萧云迅速弯下腰,轻松躲过了这拳。
    现在的他,反应能力已经不是以前可比的了。
    他嘴角一扯,起身一记上勾拳,直接打在了房东下巴上。
    “砰!”
    房东踉跄两步,一个没站稳朝后仰倒下去,嘴角瞬间流出了血。
    一旁,母亲萧贞静被吓得大叫了一声,颤巍巍地拉住了他,“云儿……别打了!会出人命的!”
    房东捂着嘴坐在地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原本,他觉得这栋楼就萧云一家最好欺负。
    一个斯斯文文的医生,一个老弱病残的老妇人,随便找个理由动手,他们肯定屁都不敢放一个。
    答应曾少义的事,肯定轻轻松松就能办妥。
    可……
    谁知道这书呆子居然这么能打!
    房东心里暗骂一声倒霉,连滚带爬地跑出了房间。
    走到门口,又底气不足地朝萧云扔下一句:“臭小子,算你狠!”才灰溜溜地跑了。
    身后,母亲萧贞静有些担忧地看着他,问道:“云儿,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自己的儿子从小便是个不爱惹事儿的主,今天竟然出手打了房东,这让她觉得,儿子一定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是不是和倩倩又闹矛盾了?还是买的钻戒她不喜欢?”
    听到这,看着母亲两鬓斑白的发丝,眼角深深的皱纹,萧云只觉得心像被狠狠扎了一样痛。
    之前,他也犹豫过。
    与其给杨倩买那么贵的钻戒,不如多买点东西给妈补补身体。
    可母亲却执意说用不着,一定要先把未来儿媳妇的东西买了。
    在母亲心里,早已把杨倩当成了一家人,如果她知道杨倩背叛了自己,还做出如此过分的事,肯定会气晕的。
    想了想,萧云忍下心中泛起的酸楚,将母亲扶到了床边,“妈,我先替你把伤口处理了。至于我和倩倩,没什么事。”
    不等萧贞静再说什么,萧云就转身出去拿药箱了。
    萧贞静叹了口气,也不再过多去追问。
    楼下,房东低着头,如同丧家之犬般站在曾少义面前,“曾少,那小子太能打了!我这小身板,哪儿打得过他啊!”
    曾少义斜着一双吊三角眼,阴鸷地说道:“没用的废物!交代你办这么点小事儿都办不好。”
    “曾少,您看我怎么说也是膈应到那小子了,我欠的那一万块钱……”
    曾少义不耐烦地挥挥手,“行了行了,我替你先还上。”
    房东心下一喜,连忙点头哈腰地搓搓手:“是是是,曾少您放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之后我肯定再找几个兄弟一起来,替您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曾少义阴险一笑,“哼,萧云,跟我作对?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
    晚上,母子二人简单吃过晚饭后,就早早睡下了。
    夜里,萧云翻来覆去却睡不着。
    一想到工作被调岗的事,压力就大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最后,他干脆将脑子里的医术、武道又找了出来,一遍遍地消化,参悟。
    不知不觉中,天边渐渐放亮。
    萧云睁开眼,竟然惊奇地发现,自己一夜未眠,非但不困,反而神清气爽!
    他从沙发上起来,简单洗漱后,吃过早餐便出了门,准备去医导台坐班。
    医导台坐班的,大多是技校毕业的十几岁的小姑娘。
    才到医导台,就有一个小护士嚼着泡泡糖朝他笑道:“哟,高材生呀!”
    此话一出,便有几个路过的医生朝他看去。
    “那不是萧云吗?怎么跑去医导台坐着了?
    “哎呀你还不知道啊?听说他啊,晚上值班骚扰女病人,手脚可不干净了!都闹到警察那儿去了,这才被主任给下贬了。”
    萧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烧着,心里满是委屈,却又无处可诉,只能低着头,默默地走到自己的工位上坐了下来。
    “切!还摆架子呢!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还不是得跟我坐在一起。”坐在他身边的小护士翻了个白眼,转身掏出手机刷起了视频。
    深呼吸一口气,萧云开始了工作。
    整个下午,他都认认真真地给病人们指路,告诉他们该挂哪个科,丝毫没有因为情绪而消极怠工。
    旁边的小护士见他那么积极主动,心里嘀咕这男的长得倒是挺帅的,脑子怎么就不好使呢?
    这医导台一天来来往往多少人啊,真要像他一样,对每个人都那么认真,不得累死!
    不过也好,他这样自己倒是可以偷偷懒了。
    就在这时,一道嚣张的声音在萧云头顶响起。
    “萧云,给住院部的四楼扛一桶水送过去,对了,回来的时候顺便把我办公室的地扫一下。”李秀琴一脸得意地环抱双手,站在医导台前使唤道。
    萧云撇了撇嘴,忍着气说道:“李主任,这活不该是我干的吧?您办公室脏了,到下班会有保洁阿姨去打扫的。”
    “我让你做就做,领导的话都敢不服从,还想不想干了?”李秀琴瞪着眼睛,大声嚷嚷道。
    萧云气得咬牙切齿。
    这臭三八,完全就是在整他的!
    “怎么?不爽啊?不爽你就辞职啊!我告诉你萧云,咱们中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导台,可是一堆人眼巴巴的想坐呢!”李秀琴看着萧云嘲讽地笑道。
    “我……”萧云差点就脱口而出说我不干了!
    可想到家里的母亲,最终只得硬生生地把这口气咽下了。
    萧云气哼哼地去扛了一桶矿泉水,从门诊楼送到了住院部的四楼。
    回来后,又在李秀琴那小人得志的眼神监督下,不情不愿地替她把办公室的地拖了一遍。
    期间,李秀琴还得意洋洋地拿起手机,对着正在干活的萧云拍了几张照片。
    片刻后,她对着手机屏幕笑得如同一只哈巴狗似的,长按屏幕发送语音道:“哎呀曾少您言重了,能替您出气是我的福分。”
    萧云咬了咬牙。
    看来,这臭三八是铁了心要把他逼走了。
    也不知道曾少义给了她什么好处,让她这么积极地卖命整自己。
    一天的时间,李秀琴就让他送了五六趟水,每次不是送住院部,就是送住院部后面的办公楼。
    若换做是其他人,早就累得直不起腰了,可萧云却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昨晚在脑海中演练了一套气功心法的缘故。
    临近快下班的时候,萧云又被李秀琴叫去急诊室里拖地了。
    “李主任,这地板早上我已经拖过一遍了,很干净,没必要再拖了吧。”
    李秀琴坐在椅子上,两条又胖又短的腿搭在办公桌上,颐气指使地说道:“我有洁癖不行吗!叫你拖就拖,啰嗦什么?受不了了你辞职啊!”
    萧云气得不行,可偏偏又拿她没办法!
    正当萧云忍气吞声地继续拖地时,急诊室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踢开了。
    一个中年女人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冲了进来。
    “医生,医生,快快快,快看看孩子怎么了?”
    只见女孩面色胀红得可怕,呼吸急促,正闭着双眼呢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