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医圣 - 第10章 吃馊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萧云扯起嘴角,双手往下一压,钳制住的两个小混混顿时失去平衡,砰的一声撞到了一起。
    “哎哟!”
    两个小混混眼冒金星,瞬间就倒在了地上,惨叫不已。
    接着身子一闪,躲过了陈盛的飞踢,转身扣住了他的肩膀,反手便是一掌!
    “蹬蹬蹬!”
    陈盛朝前踉跄几步,狠狠地摔了个狗吃屎!
    他擦了擦鼻血,想硬撑着站起来,可只觉得胸口爆发出一阵剧痛,仿佛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一般。
    尝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再起来,只能趴在地上,不服气地瞪着萧云。
    萧云脸色冰冷,走过去一把揪住陈盛的衣领,提小鸡似的将他提了起来:“你很喜欢打架?”
    一股强势的压迫感袭面而来。
    陈盛脸色骤变,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竟产生了一阵惧意!
    “你们这两个废物,还不过来帮我……”
    陈盛还没骂完,就看见萧云举起拳头朝他的门面砸来。
    完了。
    光是拳风,都能感觉得出来这股力道的强悍。
    这一拳砸下来,自己怕是真的要被打爆脑袋!
    陈盛心底的恐惧达到了顶峰,只能哆哆嗦嗦地闭上了眼。
    “砰!”
    随着拳头落下,陈盛浑身都被冷汗浸透。
    他颤抖地睁开眼,小心翼翼地转动眼珠。
    只见拳头擦着他的脸颊,打在了墙面上。
    墙面上,一条蜈蚣般扭曲的裂痕散开。
    这种力量,已经完全超出他的认知范围了!
    这还是人吗?!
    他们三个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碰到他一下!
    “垃圾。”
    萧云居高临下的看着陈盛说道。
    陈盛顿时不寒而栗,豆大的冷汗从额头渗出,本能地,他只想马上逃走!
    可是双腿发软根本站不起来。
    萧云看到他那副怂样,摇了摇头:“这个月租期到了以后,我就搬走。在这期间,你如果再敢来打扰我和我妈,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说完,便转身开了出租屋的门,朝屋内走去。
    直到大门关上,陈盛才彻松了一口气。
    “二哥,咱们要不打电话叫大哥过来吧……”一个小混混捂着头抱怨道。
    陈盛本来就一肚子憋屈,一听这话更是火了:“你们两个没用的废物!不是天天说自己能打吗?结果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还是要找我哥!”
    两个小混混低下头,不服气地嘀咕道:“那小子力气大得跟牛一样……打我们就跟砍瓜切菜一样轻松。”
    “是啊,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想到曾少义的交代,陈盛不由得烦躁起来:“他吗的只会找借口,我养着你们吃干饭的啊?”
    一个小混混眼珠一转,阴险地笑道:“二哥,正面打不过,咱们可以来阴的。”
    陈盛眼前一亮:“哦?你有什么主意?”
    “看得出来这小子孝顺得很,咱们等他白天出去上班了,把那老太婆收拾一顿不就完了吗?”
    “那老太婆精得很,刚才敲门半天都不开。”
    “哎呀她又不会一辈子都躲在屋里,总有出来的时候吧?”
    陈盛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还得是你小子聪明!”
    ……
    次日一早,萧云照常在家里吃了早餐,就去医院上班了。
    他前脚刚一出老居民楼,陈盛和两个小混混便闪身上了楼,蹲在楼梯口守着。
    没过多久,萧贞静便拿着一个大麻布袋出了门。。
    看样子又是准备早早的出去捡矿泉水瓶子。
    小混混见状,兴奋地喊道:“二哥,那老太婆出来了。”
    “走!”
    陈盛啐了一口,径直朝萧贞静走去,吊儿郎当地将她的路拦下了。
    “哟老太婆,这么一大早去哪儿呢?”
    旁边一个混子手插着裤兜,冷笑道:“你那好儿子不但欠了我二哥一年房租,还动手打伤了我们三个人,你说该怎么办吧?”
    “云儿打伤了你们三个?不可能。”萧贞静摇摇头,一脸的难以置信,“云儿身体从小就弱,怎么可能打得过你们三个人?”
    陈盛指着两个小混混淤青的额头:“你瞎了是吧老太婆,好好看看我兄弟都伤成什么样了?就是你儿子打的!”
    小混混也在一旁说道:“楼道里可是有监控的,怎么?要不要去派出所,咱们让警察同志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看看?”
    “对对对,去派出所!”
    萧贞静瞬间面如死灰。
    儿子昨天刚被提拔升为主任,这时候要是闹大了……
    不行!绝对不能影响到儿子的工作!
    萧贞静捏着衣角,尽量地赔笑道:“小陈啊,这事是萧云做的不对,等他下班回来后,我一定好好教训他。你看……咱们也在你这儿住了这么久了,你能不能给阿姨一个面子,就不要闹去派出所了?”
    “给你面子?”陈盛冷笑了一声,“你算什么东西,敢让我给你面子?”
    “那……那阿姨替他向你道歉……”
    “砰!”
    没等萧贞静弯下腰,陈盛一脚踢到了她的肚子上,骂道:“死老太婆,道歉有用,那还要警察做什么?”
    萧贞静一个踉跄连续后退三四步,跌坐在了地上。
    她捂着肚子,朝两个小混混投去求助的眼神:“小、小伙子,阿姨求求你们了!”
    一个小混混脸上闪过一抹阴险,笑道:“想让我二哥消气也不是没有办法……”
    萧贞静毫不犹豫地开口问道:“什么办法?”
    小混混从楼道的垃圾桶里提来了一盒变质发臭的食物,说道:“不去派出所也可以啊,你把这盒饭吃完了就行。你吃吗?”
    说着,嫌弃地将腥臭的剩饭扔到了她面前。
    萧贞静脸色煞白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馊饭,本能的胃里就涌上来一阵阵酸水。
    但下一秒,她还是咬着牙,颤颤巍巍地捧起了饭盒,用手抓了一把馊饭往嘴里塞。
    为了儿子,吃点馊饭算得了什么!
    萧贞静一边流泪,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馊饭。
    “哈哈哈哈!二哥,你瞧这死老太婆,跟狗有什么区别?”
    陈盛赶紧掏出手机,拍了一段视频发给曾少义。
    想到萧云昨天盛气凌人的模样,他心里畅快极了,肆无忌惮地也笑了起来。
    “哈哈哈,叫你跟老子装逼!吗的,真爽!”
    就在这时,楼道口出现了一抹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市卫生监察局的科长魏明杰!
    魏明杰提着几袋水果,刚一上楼,便看到三个小混混在逼迫一个老人吃馊饭,顿时气红了眼,“你们几个!干什么呢!”
    他没有丝毫犹豫,扔下手里的水果就快速冲到了萧贞静面前,一把将她手里的馊饭打翻:“大姐,别吃了!”
    谁知萧贞静反而急了,连忙跪在地上将剩饭又捡了起来:“不行!不行!不吃的话,他们就要为难云儿!”
    云儿?萧云?
    魏明杰扶着萧贞静的肩膀,激动地问道:“大姐,您的儿子是叫萧云吗?”
    “对,我儿子叫萧云,是个医生,可出息了!你怎么知道的?”萧贞静一边抹泪一边说道。
    轰!
    魏明杰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老人,心里顿时翻天覆地,只觉得无比悲愤!
    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被这样当成畜生羞辱!
    并且,这还是囡囡救命恩人的母亲!
    魏明杰冲冠眦裂,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
    “大姐,我是萧云的朋友,我叫魏明杰,您快起来别跪着了!”
    将萧贞静扶起来后,他转身朝陈盛怒吼道:“你们凭什么这样糟蹋人?快给萧妈道歉!”
    陈盛不以为然地冷笑一声:“道歉?她儿子欠我一年房租,还动手打伤了我两个兄弟!要道歉也是她道!”
    魏明杰指了指萧云住的出租屋,问道:“就是这间房是吧?多少钱,我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