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诡异人生模拟器 - 204、大日如来本尊咒(2/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空白的书页上,一串串竟非是密藏域文字的汉文,依次浮现——‘太阳历二零三零年九月十五日,
    让所有厉诡都憎恨的人出现了,
    他不是厉诡,
    却胜似厉诡,
    他出生于六月十五日,
    命格里带着烈日与凶神,
    在二零三零年九月十五日那一天,他来到了密藏域……’
    二零三零年九月十五日……
    这不是现实时间的四个月后?
    出生在六月十五日……
    苏午拧紧了眉毛。
    他的出生日期,就是六月十五日!
    《大纪藏》的书卷上,一行行汉文渐次浮现,在那些汉文之下,像是有一只手握着笔,
    在空白处勾勒出了一个人形的轮廓。
    勾勒出让苏午倍感熟悉的五官,
    勾勒出不属于密藏域当下时代的衣裳——那被描绘出来的人,正是苏午!
    苏午悚然而惊!
    一把合上《大纪藏》!
    这部书卷暗藏诡异,从它的字里行间,苏午感觉到了这部书对自身深刻的恶意!
    他都不知道,为何一部书会对人产生恶意?
    如此恶意从何而来?
    “尊者,
    可是看到了什么?”
    康远略带好奇的声音从侧后方传来,
    苏午迅速收敛起面上神色,转身朝向康远,看到康远阴冷的双眼,以及眉心竖眼里,盘腿枯坐着,同样死死盯着自己的‘原莲’!
    “你看到了什么呢?”
    康远咧嘴笑着,
    眉心竖眼里的金光一圈一圈漩涡般外放,
    无边金光散溢在此,
    勾动了密藏域本身的诡异力量,化作漆黑幕布遮蔽住苏午的视野,覆盖住苏午周围的景物,
    只剩昏蒙黑暗降临于此!
    黑暗里,
    一滴滴血珠漂浮,
    每一滴血珠里都映现着‘死怖相’,
    诸死怖相倏然合拢——聚合成了一个头顶生有肉髻,盘腿端坐在莲台上的人形轮廓,
    这黑暗的人形轮廓脖颈处,不断传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像是钝刀割肉,
    费力地割断了这个人形轮廓的脖颈!
    轰!
    模糊轮廓的头颅瞬间向前倾倒,
    在倾倒的过程中,
    苏午惊鸿一瞥,
    看到了人形轮廓的半张面孔——那是一座座法寺主殿内,供奉的大日如来的面孔!
    滚滚慈悲大韵,
    从人形轮廓的脖颈处喷涌而出,
    内里群诡随着这慈悲大韵的激流游荡着,冲向了苏午!
    没有任何犹豫,
    苏午立刻调转五大脉轮,
    头顶浮现出灰白圆形,尸林怙主从那灰白圆形里隐约浮现!
    然而,
    慈悲大韵冲荡而来,
    灰白圆形就开始剧烈颤抖,崩解!
    一件件大明神系缚之器从灰白圆形中散落出来,
    尸林怙主在这个刹那,竟瞬间出现了脱离系缚的征兆!
    ——此间奔腾流淌的慈悲大韵,能解脱哪怕是大明神系缚这种高层次的系缚法!
    “远离颠倒梦想,终究涅槃!”
    “远离颠倒梦想,终究涅槃!”
    “远离颠倒梦想,终究涅槃!”
    数不尽的呓语声伴随着滚滚慈悲大韵,在各处冲荡!
    苏午的意即便只是盘踞于眉心,未有外放,在那副‘被斩首的人形轮廓’与诸呓语声双重冲击之下,
    仍然受到了强烈的损伤,
    再度出现崩解的迹象!
    他无能收回那飞出自身的尸林怙主了!
    张口诵念‘鹏王尊能密咒’!
    “餸哈哞!
    挞玛雒挞!
    咪吽咪嗡咪餸哈哞!”
    地上散落的一件件系缚之器,
    被他‘穿’在自己身上!
    汹涌蔓延来的慈悲大韵顿时被阻隔在诸系缚器外,暂时无法被苏午的意造成影响,
    他的意总算止住继续崩解的趋势,
    同时间,
    苏午盘坐在地,
    双手结‘大金刚轮印’,
    使诸我归空,
    于瞬间映现时轮金刚寂静密咒、时轮金刚忿怒密咒!
    更多的密藏域力量被调集过来,
    围绕着苏午形成‘时轮坛城’,
    让他自身化为一颗璀璨光点,为诸金刚轮盘绕,结为‘秘密相’!
    “喃呒——喃呒——喃呒——”
    “阿弥达帕——”
    “佛陀!”
    “咽啊那哇比嗡,咽啊那——哇比嗡——”
    “咽啊那哇比嗡,咽啊那——哇比嗡——”
    黑暗中,无数嘈杂声音干嚎着,
    朝向苏午盘坐的那个人形轮廓,在无数嘶嚎声里,伸出双臂,双掌掌心相对,将苏午所化的‘秘密相’覆在两掌之间,缓缓合十!
    ——犹如那座‘合十关’!
    轰隆!轰隆!轰隆!
    大金刚轮不断震颤,
    表面浮现密密麻麻如蛛网似的裂缝!
    中央的璀璨光点也变得暗淡!
    时轮坛城内,
    苏午神色寂定,汗水如雨浸透僧袍,
    他脸色苍白,
    眼神看向那无头的黑暗轮廓,
    眼睛里未有映出丝毫无头轮廓的痕迹,
    唯有光明涌动!
    在这个刹那,
    他脑海中存想‘佛谛大手印’第一印,
    眼中观照‘佛谛大手印’第一印,
    那些嘈杂尖锐的声响如潮退却,
    唯有一个苍老声音将‘佛谛大手印’之秘娓娓道来:“佛谛大手印法,实名‘大日如来本尊法’。
    存想大日,不观如来,
    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请诵‘大日如来本尊咒’。
    ‘嗡!
    南谟拔噶瓦德……
    萨尔瓦……
    都尔嘎德,巴咧勺达呢——啰渣!
    答他噶打雅,阿尔哈德……三木鸦三布达雅……耶梭哈。’”
    跟随着那个苍老声音,
    苏午诵念从未听闻过,未曾见诸于经纶典籍里的‘大日如来本尊咒’,
    自身的无数个念头汇集意能量,
    盘踞在眉心脉轮周遭,
    观想大日。
    “嗡!
    南谟拔噶瓦德……”
    密咒诵出的刹那,四周的慈悲大韵卷裹着密藏域本身的诡异力量,潮涌向苏午,
    流经他身外金刚轮,
    眉心大日光明遍照,
    在灼灼光明映照之下,慈悲大韵与密藏域本身的诡异力量熔炼为一,
    通过身外金刚轮的轮廓,转入眉心脉轮之中,
    大日盛放光明,
    又将那股由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力量熔炼成的气息,再度锻炼一回,驱逐杂芜,
    精纯本源灌注入眉心脉轮内,
    脉轮中的大日有了实形!
    遍布四下的黑暗被撕开一道裂口,有光从那道裂口里渗透出来,
    苏午没有丝毫犹豫,从时轮坛城中直接丢掷出了那本《大纪藏》!
    “给你!”
    《大纪藏》即使被丢掷出去,依旧合拢得严丝合缝,
    没有泄露任一张书页上的内容!
    黑暗里瞬间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去抓那部《大纪藏》,
    ——趁着这个机会,苏午拔身而起,眉心盛放烈烈金光,周身遍生匆匆毛发,
    眨眼间——变作一头人立而起的白虎!
    山君咒印!
    他肩膀骤然撞在石屋的墙壁上,
    轰隆!
    石屋顿被撞出一个窟窿!
    苏午四肢着地,直接扑了出去!
    外面碧空如洗,大地白雪皑皑,
    扑入外界的刹那,
    身后就有无边黑暗漫溢出来,肆意涂抹与鼻孔与雪地,随着黑暗席卷,那个没有了头颅的人形轮廓又开始不断在苏午的一个个念头里乍现!
    “你能逃到哪里去呢?”
    没有情绪的问询声响起,
    苏午的每一个念头都剧烈颤抖,再度出现裂解的倾向!
    他以意念来进行这次模拟,
    而‘诡原莲’的力量,正针对生灵的念头发动冲击,假若苏午的意念真正在模拟中受损,
    只怕他回到现实后,
    意念一样不会得到修复!
    ‘诡原莲’在他遇到的诸诡当中,恐怖程度不算最高,但如附骨之跙般的念头杀伤力,却极其棘手,
    除了和卓玛尊胜联手以外,
    苏午找不到第二种抵抗的方法!
    或许修成‘佛谛大手印’,
    他可以不惧诡原莲的念杀伤力,可关键是他现在也只修到第一印而已,
    根本未彻底修成九大手印!
    现在,
    他的最优解就是趁自身的念头未有崩解之时,退出模拟,如此也能隔绝‘诡原莲’对自身念头的杀伤,
    可保自身平安无事。
    但当下,
    他却并未直接退出!
    咔嚓,咔嚓,咔嚓——
    苏午耳边持续浮现牙齿咀嚼食物的声音,
    他的所有念头都发出不堪疼痛的哀嚎——每一个念头之上,都依附着一个灰白骷髅头,
    不断啃咬着他的念头!
    诡原莲召来‘大恐怖相’,竟间接借到了尸林怙主的力量,令寒林骷髅啃食苏午的念头,
    解离他的意识!
    “嗡!
    南谟拔噶瓦德……”
    苏午不断地默诵‘大日如来本尊咒’,招引密藏域本源力量,眉心金光不停焚炼依附在自己念头上的寒林骷髅!
    尸林怙主浑身缠绕红绸带,
    蹦蹦跳跳,
    到了天中央,
    它的诡韵如轮般外放,
    灰白色与诡原莲的黑暗诡韵同时铺展,交相缠绕,在这个刹那,竟形成了相互钳制之势——
    苏午四肢奔腾,
    亡命狂奔!
    眉心金光不断外放,
    无穷密藏域本源力量聚集于眉心,
    渐渐的,他走过之地,四周的雪片、冰层化作了水滴,
    汇成了溪流,
    沿着幽微的沟壑,
    向下流淌,
    汇集。
    他眉心散发出的热力越来越炽烈,
    于是热力漫过空气,积蓄在天顶,变成了阴郁的雨云。
    哗——
    雨水淅淅沥沥,
    下在了整座大雪山上。
    天光晦暗的时候,
    苏午披着破破烂烂的僧袍,冒着这场雨,奔进了自己所居的独院中。
    雨水让气温更阴冷,
    丹加在室内点燃了一盏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