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渣错了人 - 第83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男人淡漠的语调格外残忍,不咸不淡的态度,分明是要她二选其一,叶白柔面色瞬间白了下来。
    怎么可以。
    容珣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她不敢相信,也不肯放弃,颤着语调道:“殿下……殿下您当初不是说我没有为你做过什么吗?您要觉得不够,我今后还可以为您做很多事的,只要您留我在宫里,只要您……”
    容珣低声打断了她的话:“你留在宫里我不放心。”
    “那孟娆呢?她什么也没做,殿下留她在宫里就放心吗!”
    许是被容珣冷漠的态度刺痛了,叶白柔心里的嫉妒和羞辱交织在一起,第一次没有了平时温婉端庄的模样,定定地看向容珣。
    “我才是对您最忠心的人啊。”
    “殿下您知不知道,刚刚小侯爷出去时,身上还带着孟娆亲手绣的帕子呢,小侯爷以前也是这样留着我的东西的……”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殿下就丁点儿都看不出来吗!”
    叶白柔语声尖锐刺耳,容珣指尖一顿,手中瓷瓶发出清润的声响。
    他漂亮的眼瞳映着窗影斑驳的光,轻抬长睫看向她。
    “我看出来又如何,看不出来又如何?”
    他语声平静的听不出半点情绪,叶白柔脑中想好的说辞,瞬间堵在了喉咙里。
    深冬的天空浓云密布,冷风裹挟着碎雪卷入苍灰色的苍穹中,映得屋内光影也分外暗沉。
    容珣霜白氅衣流转出精致繁复的绣纹,抬手将瓷瓶扣在桌上,淡淡道:“陈珏希望我给你一个善终,你若再上赶着找不自在,我不介意和你算算,当初你费尽心思要孟娆进宫的事。”
    -
    层层叠叠的帘幔将床榻笼罩,孟娆翻身时,神识里的小柒突然大叫起来。
    “宿主宿主!”
    尖锐的声音吓得孟娆睫毛一颤,慌忙睁开了眼:“怎么了?是不是小叔叔出什么事了?”
    “没有没有。”小柒摇头,“是叶白柔,叶白柔去找容珣了!”
    “找就找呗,她还能……”
    孟娆喃喃嘟囔了一句,刚要阖上眼眸。下一秒,就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你说什么,叶白柔去找小叔叔了?那他们两个人现在岂不是在独处?”
    小柒:“是的宿主,你要不要……”
    话还没说完,孟娆就匆匆套上了衣服。
    可不能让他们独处。
    她还没和小叔叔谈过这个问题,万一小叔叔来了兴致,把叶白柔也收了怎么办!
    时间已近午时,天色却仍是暗沉沉的一片,苍灰色的浓云压迫宫闱,茫茫大雪像是永远不会停似的,扑簌簌往下落。
    孟娆像只小猫儿似的,抖了抖身上的碎雪,在小柒的帮助下,混进了送水的宫女中。
    等殿门关上了,她才从帘子后面悄悄探出了头。
    叶白柔已经不在了,偌大的宫殿空空荡荡,靠近殿门的侧房里,容珣轻阖着眼眸靠在椅子上。
    像是觉得冷,他身上盖着一条银白色的狐绒披风,纤长的睫毛轻轻下垂覆着眼睑,光影中的唇色微微泛白,整个人安安静静,连孟娆走进房间都没有察觉。
    莫名的,孟娆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淡的压抑感。
    虽不明显,却让人觉得异常沉闷。
    孟娆眼睫颤了颤,缓步走到他身旁,微张着唇瓣正要喊他。一垂眸,却看到了桌上七零八落放着的小瓷瓶。
    她慌忙将瓷瓶拿了起来。
    光泽莹润的汝窑瓶内,空空荡荡,一粒药丸也没有剩。
    孟娆指尖抖了抖,刚想回头。
    身后,一双手臂轻轻环住了她的腰,容珣垂着眼眸低声在她耳旁问:“娆娆怎么来了?”
    “小叔叔……”孟娆回头,举着手中的小瓷瓶看向他,低声问,“你怎么又开始吃这种药了?之前不是已经不吃了吗?”
    “嗯?”容珣刚刚睁开的黑瞳含雾氲着水气,视线扫过她手中的小瓷瓶时,略微顿了一瞬。半晌,他又弯了弯唇,淡声说,“觉得吵,就吃了几颗。”
    吵?
    窗外的大雪静谧无声,守在门外的侍卫连大气都不敢出,又怎么会吵?
    孟娆微微一愣,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容珣以前说过的话来。
    她轻声问:“小叔叔,你身体不舒服吗?”
    容珣刚刚醒来的神色很是倦怠,微微阖了下眸子,才听清了她在说什么,淡声道:“还行。”
    像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抬手把她手里的小瓷瓶丢到一旁,将头埋在她颈窝处,闻着她发间淡淡香,用低喃似的语调轻轻在她耳旁问:“怎么这么不听话。”
    “不是答应过小叔叔不乱跑的吗?”
    “……”
    低柔缱绻的嗓音萦绕在耳旁,抬眸触上他微红的眼尾,孟娆心脏微不可闻地沉了下去。
    “小叔叔你……”
    “到底得了什么病?”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21 08:14:28~2020-10-21 23:01: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狐狸、喻言是老婆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4章
    桌案旁的狻猊瑞兽吐着丝丝缕缕的熏香, 飘散在眼前。
    浅淡的光线下,容珣面色变得苍白。
    他垂眸看着她。
    怀中的小姑娘仰着小脸,一双清澈的眼睛, 眨也不眨地对上他的视线, 他能闻到她身上浅淡的花香。
    生了什么病?
    不想让你知道的病啊。
    这天底下谁都可以,哪怕像宣帝一样,最后挫骨扬灰被后耻笑也无所谓。
    可他却独独不想让她知道。
    小小的姑娘从小就喜欢美好的事物。软玉做得小牛枕头,书桌花瓶上插着的小雏菊, 还有像陈珏一样,磊落又坦荡的人。
    而他是什么呢?
    童年时老嬷嬷惊恐的目光犹在眼前,那些宫人避讳莫深的话, 每一分每一秒都被反复提起,那个声音声音日日夜夜,从平阳开始就再也没停过。
    像是乍然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明显到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连太监赵安都能察觉出他不正常。
    可他偏偏又不敢暴露出一点点阴暗的情绪。
    他无数次地想,如果他没有刺伤陈珏会是什么样?如果那天雨夜, 没被她看到自己杀了太监又会是什么样?
    是不是就不会挡在陈珏面前,是不是就能多回头看他一眼。
    那天的大雪好冷好冷。
    从指尖一直钻到骨头缝里的寒意, 又冷又疼, 疼到连当初在暗牢里经历过的痛都不算什么。
    甚至不如死了。
    不喜欢也没关系, 他本就不正常, 没有人会喜欢。
    可那样阴暗又丑陋的样子, 不想再让她看到啊。
    他忍啊忍,忍得他自己都快要疯掉。
    叶白柔说的话,他早就知道,早就知道……
    窗外的大雪悄无声息, 容珣面容苍白,眼尾嫣红却愈发昳丽。
    他鸦羽般的长睫轻垂,轻弯了下唇,低声说:“骗你的。”
    “没什么病,只是有点累。”
    怀里的小姑娘睫毛颤了颤,轻抿着唇,像是不太信他的话。
    容珣低眸看着她:“就这么想小叔叔生病啊?”
    她摇头。
    容珣摸着她紧绷的面颊,低声说:“昨晚都没睡,回去休息会儿吧。”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解下斗篷,披在她身上。
    小姑娘模样乖巧的转身,却在他低头的一瞬,忽然抬起脑袋,柔软的唇,轻轻印在他侧脸上。
    宽大的斗篷垂落在地,少女娇小的身子,直接钻进了他怀里。
    她抱着他的肩膀,语声软得像是裹了蜜:“别赶娆娆走嘛,娆娆想陪着小叔叔。”
    娇憨的模样儿,就仿佛在说:看,被我抓到了吧,你明明也舍不得我的。
    是啊,舍不得。
    他恨不得每分每秒困着她。
    她捧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脸旁,轻轻蹭了蹭:“小叔叔。”
    “娆娆不想你生病,可是你如果不舒服,也要告诉娆娆,没关系的。”
    “娆娆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所以,小叔叔要给娆娆一次表现的机会哦……”
    少女樱粉的唇一张一合,模样专注又认真,容珣能清楚的感觉到她唇瓣呼出的热气。
    侧脸上还残留着她触碰过的余温,像一团灼灼而过的火,原本那些压抑着的心思,又一点点地暴露出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