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叶之夏(h) - 第六章:埋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人吃饱以后开始畅聊人生,南尘高举手中的啤酒:“林竹,我们干了它然后喝江小白。”知道南尘心里不舒畅的林竹也举起手中的酒:“好。”
    南尘十分好气的点了两瓶江小白米,边喝边说:“小竹,我跟你讲,我对沉念锡那么好,他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呢?”
    林竹表示懵逼:“或许是你方法不对。”南尘十分沮丧:“该用什么方法?我美人计都用了,他软硬不吃,就是不肯接受我”说着又往嘴里灌白酒,头开始眩晕了,南尘扑在桌上:“我有什么办法。”林竹嘴一抽:说好的逛街结果成了买醉,南尘你真棒。
    南尘:“沉念锡这个老古董,不解风情,闷骚货”
    林竹:diediedie,你说的都die
    南尘十分豪气的干了一瓶江小白倒桌不起,林竹讥笑:挺硬气的嘛。南尘:“林竹你这个塑料闺蜜,我的悲伤都这么大了”说着还用手比划一下。
    林竹笑道:“对对对,我们家宝贝悲伤逆流成河了”南尘还是哭了:“我从初一开始追他追到现在,这呆瓜就像个木榆一样,一点反应也不给,他难道不知道我也很累吗?”
    林竹:“这世界人这么多为什么一定要找他呢”,南尘:“我对他见色起意了,喜欢一个人没有理由,我也知道他不喜欢我,我都知道的。”
    南尘枕在自己胳膊上:“你看他家族那么庞大,地位又那么高,他自己又那么努力,怎么可能不让人心动,而我呢,只是一个爆发户的女儿,只是我的父亲与他的父亲是年轻时的战友”
    林竹用手抹去南尘的泪:“那么累就换一个吧,我知道一点他的消息,小南,你们不是一路人。”
    南尘:“我知道,我以为他会被我打动的,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但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我向他迈出了很多步,就算他不动,我们也隔的很远。
    最后,林竹一个人扛起看似很轻实则很重的南尘往附近酒店走:早知道就不让她喝酒了,自己那点酒量自己还不清楚吗。
    安顿好以后,林竹又乘车回公寓,打开大门又关上以后,看见沙发上的席予,她走过去环住他的脖子,席予一脸惊讶:媳妇儿主动抱我了
    林竹松开手:“你吃饭没有。”席予:“吃,吃了。”
    林竹起身上楼:“我洗澡去了”席予赶忙拉住林竹的手往自己身上带,被迫趴在席予胸上的林竹:“你干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