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 - 第4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后本就被打乱了计划,现在还加上萧永澍来捣乱,她对自己的儿子可没有那么客气,一撂玉扇放了狠话:“本宫可没老糊涂,现在让你娶妻,可不是耽误人家姑娘!”
    “是,母后您说的极是。”萧永澍换上讨好的笑脸:“这玉扇还是儿臣为您寻的,可别碎了伤到您手。”
    琼羽默默观察着皇后脸色,若今日不是宴会,皇后绝对能把扇子扔萧永澍脑壳上。
    “罢了!好女不愁嫁。”皇后缓下心情,温柔地安慰苏绫:“本宫会派人送你回府休息。”
    “也不早了,今日便到这吧。”她疲惫起身,不忘深深剜了一眼萧云奕。
    众人齐声道:“恭送皇后娘娘。”
    皇后离席,各宫妃嫔也散的三三两两,琼羽如往常一样,安静地坐着等萧云奕行动。
    她早已习惯跟在萧云奕身后,他做什么,她便跟着做什么,然而那三年的孤寂无主,实在是令她怕的不行。
    不过,现在什么都好了。
    琼羽抬眼,正好撞上萧云奕居高临下的目光,她也起身道:“殿下,臣妾陪您……”
    她还没说完,萧云奕先注意到调换的酒壶,他拿起盛酸梅汤的那只,里面已是空空如也,他非常意外,蹙眉问:“你都喝了?”
    萧云奕怎么还开始护食了?琼羽哭笑不得:“殿下若喜欢,回头让小厨房再做就是了。”
    此话一出,萧云奕更是赌气:“不喝了!”说完不管琼羽,直接往大门走。
    话音明显不正常,琼羽快步跟上,望着萧云奕侧脸目瞪口呆:“不是,不就喝了你一杯酸梅汤吗,怎么还哭上了?”
    萧云奕别过脑袋,执意让眼泪自己风干:“羽儿曾经最爱一道酸梅汤,但她事事顾及本宫,绝不会像你这般自私。”
    琼羽抿唇不晓得如何作答,当年她是爱喝酸梅汤不假,但如果萧云奕知道,留给他的那份只是她单纯喝剩下的,不知会作何感想。
    萧云奕甩给她这么大一锅,她多吃点喝点还不行了?琼羽无比憋屈,又猛然记起她现在“有孕在身”,她忙拽住萧云奕一只袖口:“殿下,您得对臣妾态度好些,不然方才维持的恩爱就功亏一篑了。”
    萧云奕甩开琼玉的手,脚步没一点放慢。
    连文在外面早就备好了马车,琼羽正要上去,却发觉萧云奕站定不动,只听他没有感情的吩咐道:“送太子妃回星月阁。”
    琼羽微微一怔,随即想明白宽慰自己:萧云奕现在满心都是他的羽儿,自然不能接受和别的女人共枕一塌。也罢,他想去绥宁轩便去吧,只是那里必要加强防守,断然不能放进第二个刺客。
    她默允道:“连文,记得到本宫那,将殿下的衣物挪去绥宁轩。”
    萧云奕倏地严肃起来:“什么绥宁轩,本宫要住的是凤祥宫。”
    琼羽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凤祥宫是东宫偏殿之一,专供太子大婚与纳良娣所用,它设施华美,但华而不实,加之用时甚少,距上次住人都过整整一年了!
    萧云奕现在要进去,还不得被灰尘呛死?
    “太子殿下,”琼羽着实担心萧云奕的伤势,她坦言道:“凤祥宫久不启用,当真是不利于您养伤休整。”
    萧云奕冷目一瞪:“羽儿若回来,定会去凤祥宫寻找本宫,你是个什么身份,竟敢违背本宫?”
    琼羽啼笑皆非,她咽不下这口气,又不能刺激萧云奕:“不敢,不敢。”
    她扬手唤来碧波,字眼在嘴里咬碎,一字一顿:“不必麻烦太子侍从,你随我回星月阁,大到太子被褥,小到太子足衣,一件不落的给凤祥宫送过去。”
    “天色已晚,东宫别处该是无人,那就带着星月阁所有的丫鬟,定要在半个时辰之内,将凤祥宫打扫的一尘不染。”琼羽自觉仁至义尽,她一提裙摆,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
    不过半刻,垂帘车厢中又传出琼羽坚定的声音:“务必把太子给本宫伺候舒服了!”
    第5章 他饿了 甜枣没咽,又来了巴掌
    马车才停在星月阁门前,悬在四角的金铃还叮当作响。琼羽立马从帘里探出个脑袋:“碧波你不用管我,按我说的,赶紧给太子备东西。”
    “太子妃莫说气话了。”碧波眨巴着圆眼,替琼羽掀了垂帘,小心翼翼地扶她站到地面:“奴婢稍后便领人过去。”
    星月阁向来有规有矩,在主人回来之前便将所需物件备好。琼羽妆容整齐地踏入内室,第一眼就瞧见纹丝不乱的两列用具。
    今日一切还是按双人份安排的,琼羽独身对着它们,竟有些凄凉之感。她木楞地坐到妆台前,丫鬟乖巧上来与她卸妆,谁想还没动手,便听到琼羽发话:“都跟着碧波走,半个时辰内,星月阁不许你们一人出现。”
    碧波心细,忙劝慰道:“总要有人留下服侍您的。”
    “听不懂本宫的话吗?”琼羽很少不苟言笑,侃然正色地命令什么,单是今夜,她要利用太子妃的权利,给自己争地半个时辰的宁静。
    丫鬟们被迫放下手中的活,垂首低眉鱼贯而出。沉重的雕花木门闷声一响,满阁之中只见烛火摇曳,屋外虫鸣盖过了琼羽一人的呼吸声。
    铜镜映出的面容依然绝美无双,不过空洞的眼神间流露出了难言的倦意须臾之间,琼羽居然生出一种她并未重生的错觉。
    当年她强撑着精神主持萧云奕的丧仪,他就躺在眼前的棺材里,只一层死木的间隔,却是阴阳两界,东宫所见之处,仅有比血色还要震慑心魂的白衣白绸。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照了次镜子,琼羽忘不掉她当时哭花的脸,更忘不掉那掺杂了无数情绪的眼神。
    与她现在,一般无二。
    琼羽从头上摘下一只钝钗,拿它轻轻化了划手心,是有感觉的,又痒又疼,这的的确确不是在做梦。
    细细想来,她似乎没有躲掉老天爷定下的劫数,前世萧云奕身死,她相思成疾,今生萧云奕失忆不认发妻,她得到的只有日日渐深的误会,不会再享受到一丝夫君给予的安全感,与爱意。
    琼羽继续拆着发钗,每支簪花的款式不同,但结局都是插在发上,供装饰用。
    她仍然在受折磨,只是不同的方式而已。
    盘在头上的长发没了支撑,忽然一瞬落到肩膀,琼羽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她在干什么?悲伤欲绝杞人忧天,冷不丁就钻了牛角尖!
    想想昨夜的惊心动魄,想想守在萧云奕床前的欣喜。琼羽在心里自言自语,昨夜萧云奕受伤,东宫的人都愁眉苦脸,只有她兴奋到几近落泪。
    因为她走过那条最难的路,人总要学会知足,只要没有丧命,受了点伤能怎么地?
    只要萧云奕活着,他暂时不记得自己,又怎么了?
    琼羽像是绕出了圈子,霎时感到舒畅不少,萧云奕今时爱着羽儿,说明他的确对她动过心,再者,他不许别的女子进东宫,也是可见真情。
    待到萧云奕记忆恢复,她记得这份忠贞不渝,萧云奕也知晓了到她深藏多年的心意。他们天作之合,佳偶天成,离终成眷属只差一个正常的脑子。
    “前个三年都熬了,大不了再等三年。”琼羽手指沾着梳头水,在木台上一笔一划写着萧云奕大名:“只是等他痊愈,而非妄想起死回生。”
    三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左右萧云奕心心念念的都是她,他若一辈子都不肯接受琼羽,那她就当一辈子羽儿的替身,陪在他身边。
    心甘情愿,谁让她喜欢萧云奕呢。
    琼羽解了心结,也不太生萧云奕的气了,她卸去红妆换上寝衣,捧了卷中原礼制图文,坐在榻上默读。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碧波准时返回星月阁,扣响内室屋门。
    “进来。”琼羽放下书卷,见碧波额上覆了层细密汗珠,突然有些后悔方才负气,她着实对自己的贴身侍女于心不忍:“原该让连文受一趟累,也算和他主子患难与共。”
    碧波拭了汗水,甜甜笑道:“只要是太子妃吩咐,奴婢定会尽力而为。”
    “太子他……”琼羽欲说还休,一时不知从何问起。碧波会意,主动汇报道:“绥宁轩的人都去了凤祥宫,太子妃还请放心。”
    琼羽轻轻点头,思虑良久,终是没将“他带没带武器”这话问出口。
    若是带了,那便极好,若是没带,宫里护卫加倍森严,她也犯不着再去给他送一回,热脸去贴冷屁股。
    碧波服侍琼羽洗漱,见她没什么精神,识相地将声音放到最低:“奴婢还有一事回禀,太子妃听了绝对会开心的。”
    琼羽还是无精打采:“什么?”除了萧云奕大好,她实在想不出别的好消息。
    碧波偷乐道:“宫人来报,云麾将军今日傍晚便要进京了!”
    琼羽眼神一亮,噌地仰直脖子:“真的?”
    碧波口中的云麾将军大名虞靖,她出身将门虞府,是已故虞大将军的嫡亲孙女。
    虞大将军膝下三子,唯虞靖的父亲战功赫赫,不过他十五年前重伤肺腑,再也不能领军敌外,永兴帝便破例封他为敬安侯,以保爱将安享晚年。
    敬安侯年轻时在边境奔波,中年成家,长子首上战场时残了双腿。朝中人都认定了虞家无后辈继业,敬安侯却在年近五十时,再得一女。
    她正是如今大梁的云麾将军,百年以来唯一的女战神,虞靖。
    琼羽之所以对虞靖家底知之甚详,自然是虞靖乐意和她絮叨,和听故事一样听来的。当年她作为南昭公主和亲大梁时,一路上正是由虞靖护送。
    途中虞靖对她多有关照,琼羽又羡慕她的盖世武功与潇洒气场,两人一柔一强,年纪相仿又说话投机,简直相识恨晚,如此一来二去,自是成了好友。
    之前西境动荡,虞靖领兵一去已有半年,当真是好不容易才回来了!
    琼羽一下子将恼人的琐事抛到脑后,对碧波千叮咛万嘱咐:“明日一定要早早叫我起来,靖姐进宫见过皇上,必然会来星月阁找我。”
    良友难得一见,她可是要好好的为虞靖接风洗尘。
    “是。”碧波轻手掐了烛芯,将浑圆饱满的夜明珠摆在床台:“太子妃好生歇息,奴婢告退。”
    床榻柔软宽阔,躺两个人都绰绰有余,按理来说,夫妻同榻,妻子应当睡在外侧侍奉夫君,不过自与萧云奕成婚以来,琼羽一直是躺在里侧。
    她一共就知道那么几个中原礼仪,难得有显摆的机会,她当然要提醒萧云奕:臣妾不该在里面的位置。萧云奕直截了当,以他睡得晚起得早驳回意见。
    萧云奕倒也说话算话,成婚一年,除非他彻夜忙碌,不然总是会歇在星月阁的。
    琼羽翻了个身躺到床榻外侧,试图去感受萧云奕的余温。
    屋中清飘着燃香香气,琼羽对香料稍有研究,也习惯了由沉檀,丁香,乳香与龙涎等十余种名贵香料调配而成的宫香。
    想到这些,她不由心头一暖。
    初到大梁时,琼羽不喜圈养的花园,总想念南昭茂盛斗艳的花田花海,可她深藏不露的思乡心绪都被萧云奕看在眼里。
    萧云奕当即命令内务府,日后星月阁供养的鲜花需每日不断,就连夜间燃的安神香,也备了十余种让她随意挑选。
    琼羽睡意沉沉,虽然萧云奕不在枕边,但她也好久没有如此安心的倦意。
    以后睁眼,不会再面对苦药空房了。
    “呼——”睡梦中,琼羽隐约听得一阵风声,她对自己房里声响极其熟悉,这是谁开了窗户或门,让风吹进来了?
    “太子妃,太子妃?”
    “嗯?”琼羽不情愿地将眼睁开条缝,唤她的不是别人,正是碧波。她是让碧波早点叫她,但这不是才睡着吗,难道已经到该起身的时候了?
    可窗外漆黑,这显然还是在夜里啊。
    碧波同是一副无奈神情:“太子妃,太子殿下派人传话,说他饿了。”
    琼羽支撑着手肘坐起,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饿了?饿了找小厨房去,他找我作何?”
    碧波只得一五一十地将话重复:“殿下,殿下说他只要您亲手做的玫瑰饼。”
    玫瑰饼?!
    琼羽瞬间睡意全无,她彻底蒙圈:“他着什么魔了?大半夜的还不叫人安生。”
    “殿下,殿下还说,”碧波胆小,回话都支支吾吾了:“殿下说,以后您别想睡个好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