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 - 第6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除了贴身侍从,东宫他人并不知道萧云奕的病情,虽然他们整日旁观,但最多也只能推测到这一层面:太子真正喜欢的人叫羽儿,殿下只把太子妃当替身。
    琼羽不得不想到最坏的结局,若皇后与朝臣听说太子不重视太子妃,便会想方设法的往东宫塞女人;若皇上听说,绝对会以家事为耻,重重的责罚萧云奕不识大体。
    再严重些,若她父王听说了南昭嫡公主是大梁太子的玩意儿,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这单单是两人不合造成的惨剧,若在加上萧云奕神志不清,那她失去的便不只是民心,还有皇上的信任,乃至太子之位。
    她救萧云奕一命,不是为了将他送进另一个火坑。
    所以要瞒着,要瞒着所有人,这个秘密能捂多久就捂多久!
    就算真到了纸包不住火的那天,只要萧云奕没有引火上身,她这个太子妃当的就算成功。
    守护他,总要比祭奠他好的多。
    眼下并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琼羽认清现实,提早看到了未来的黑暗,似乎就没那么怕了。
    她坦然地自言自语:“谁说天塌了只能扛着,不是还能补吗。”
    萧云奕眼泪来的快去的也快,他面无表情的抬了胳膊,指了指屋门。
    “殿下若没有别的事,臣妾先告退了。”琼羽没想再多逗留,她不是烦了,而是真的太困了。
    既然决定要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往后在外维持恩爱,胡诌圆谎,哪一个不需要智力与体力?
    她个弱女子必须得吃饱睡饱,才能养精蓄锐,小灾小祸机智化解,重大场合不掉链子。
    琼羽着急忙慌,逃也似的就要走,谁想腿刚刚使上力,她上半身还没回正,猛地被一股力量拉住了小臂。
    她重心瞬时不稳,整个人调转方向,似张断了线的风筝贴上萧云奕结实的胸膛。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萧云奕没招架住,直接被扑到了榻上。
    他的手还试图抓住什么借个力,结果扶上了琼羽的细腰。
    被褥绣样是双生福娃,意在早生贵子,俩人这般姿势躺在上面,别提有多诡异了。
    琼羽被吓得不轻,她头上带的可是玉簪,若方才后脑勺着地,脑壳也该与簪子一起碎了。
    萧云奕可不管琼羽咋样,他眉头一皱,扳着琼羽肩膀给她撂倒在旁,两人换了上下位置,依然十分别闹。
    琼羽迅速推开萧云奕翻身起立,她扭了扭用来支撑的手腕,学着萧云奕嫌弃人的神情小声嘟囔:“啥事不能好好说,非动手动脚扒拉我。”
    萧云奕满脸写着“你送上门来我都不要你”,他又抬了次胳膊,指着门外:“你今夜去凤祥宫的偏殿睡。”
    “为何?”琼羽低头理着裙褶,忽然露出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凤祥宫离星月阁不近,夜路不便,萧云奕难不成是在关心她?
    但这不就表示……萧云奕背着羽儿对替身动心了吗!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凤祥宫长期没有住人,着实冷清。”萧云奕一心想着赶走琼羽,他加快解释的语速:“从今天起,你要在偏殿住满七日,只有阴阳平衡,精气充足,羽儿才容易找到家门。”
    老天爷,连招魂都用上了?他就不怕请来孤魂野鬼?
    琼羽想打击他都不知道该说啥话,半刻只吐出一个字:“绝。”
    “来人,”萧云奕也不介意还站在屋里的琼羽,只迫不及待招呼丫鬟:“去把上面一层丝被换了,这女人躺过,晦气。”
    丫鬟霎时吓得魂飞魄散,当即就要给琼羽跪下。
    “还好干活,别多嘴。”琼羽与那丫鬟擦肩而过,若无其事地温柔一笑:“按照太子所说的去做。”
    在偏殿一夜无梦,琼羽醒来并没有感觉多解乏,她缓缓张眼,觉得阳光格外刺眼,貌似天亮有些过头。
    过头!?虞靖不是今日入宫吗!
    碧波听到里屋中有动静,领着伺候梳洗的丫鬟推门而入,琼羽正手忙脚乱地换衣,头都没空抬:“都什么时辰了!”
    “回太子妃,刚过午时。”碧波凑上来帮忙,不忘认错道:“您昨夜睡的极晚,奴婢想让您多休息会,是奴婢自作主张了。”
    琼羽理解碧波的贴心,叹了口气只问不斥:“云麾将军呢?”
    碧波老实道:“太子妃放心,陛下设宴为云麾将军接风洗尘,将军一时半刻应该到不了东宫。”
    琼羽轻轻点了点头,将碎发捋到耳后:“太子殿下,也去赴宴了?”
    碧波为她披上外衣:“殿下一早便离了东宫,像是有公务在身。”
    希望他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琼羽心有顾虑,却也无法隔空操心,瞎焦虑倒不如想想最要紧的事:“云麾将军午后定会来东宫,咱先回星月阁再慢慢打扮。”
    马车行路节省了不少时间,做事便不必慌慌张张。琼羽回到星月阁,怎么看都不太喜欢此时的妆面:“眉太黑唇太红,怎么额间还画了这么大一花?本宫是去见好友,又不是要去选美。”
    无论是民间还是皇家,有女人的地方自然又攀比暗斗,在衣妆上一争高下。琼羽作为太子妃,什么郡主乡君们聚会,宫亲小姐们赏花都要去露个面。
    那种场合,她的穿着妆容关乎皇家颜面,自然是怎么贵气怎么来。但和虞靖一人叙旧便没有太多讲究,比起满身华贵之物,她更偏向友善亲和的感觉。
    在虞靖女中豪杰的风骨气质下,小女子家的红妆花裙均会黯然失色。
    “是。”丫鬟仔细为琼羽擦掉眉粉,换了盒颜色稍淡的打开,空气里立刻弥漫了淡淡的竹香。
    “这味道好特别。”琼羽正要夸赞,碧波按照琼羽的要求拿来几件衣裙:“太子妃,您看看今日穿哪件?”
    琼羽首先想到的是去年皇后赏的缕金凤舞九天褶缎裙,红底上串着珍珠绣做支支凤尾。可等她转身一看,那艳红色竟有些触目惊心。
    之所以联想到它,是因为虞靖说过她很适合红衣,既能展现少女青春,又能彰显高贵身份。
    但前世,自萧云奕遇刺,她再也没穿过任何艳色衣装。琼羽与这裙子也算是三年没见,她呆愣半刻,发觉自己已经接受不了如此夸张的打扮。
    而且虞靖从沙场归来,怕是也不想看到如鲜血一般的红。
    琼羽不再迟疑,随口道:“那件琥珀色的。”
    话音刚落,门口负责通传的丫鬟小跑进屋:“太子妃,云麾将军派人来说,她在盛茗园等您。”
    盛茗园是东宫最大的一处园林。琼羽惊讶道:“将军已经到了?”
    “是。”丫鬟语气平平重复了虞靖暖洋洋的话:“将军还说,太子妃需先进午膳,不必急着过去。”
    “本宫不饿,不用传了。”虞靖主动来找她,她哪里有晾着好友的道理,若不是有人看着,琼羽恨不得直接跑去盛茗园。
    只不过她在旁人眼里,还是个已有身孕的太子妃!
    琼羽从来没遇过这么多人拥她外出,前后左右挡的那叫一个严实,以至于她早就望见亭下的虞靖,还要以龟速一步步挪着过去。
    虞靖一袭深绿圆领袍,长发高高束成马尾,她看到琼羽众星捧月般的走近,也有些忍俊不禁。
    琼羽与她递去个无奈眼神:可太难为我了。
    “微臣见过太子妃。”她单膝还没跪下去,就被琼羽迅速捞了起来:“赶快让我好好看看,我摸着姐姐手腕,怎么像是瘦了?”
    虞靖爽朗一笑,凤眸眼尾微微上扬,像极了剑尖出鞘。
    第8章 误会了 “是太子专门为你改的。”……
    “这不叫瘦,是结实。”虞靖严肃惯了,但见到琼羽就忍不住地嘴角上扬:“见太子妃脸又圆了一圈儿,微臣便知道您在宫里的过得很好。”
    一年前还是个干什么都懵懵懂懂的小姑娘,现在已是落落大方,能独当一面。虞靖打心底有一种身为阿姐的自豪:“每次相见,太子妃不是狂奔就是小跑,今日难得走路,真是越来越端庄了。”
    她撇开从额角垂落的发缕,啥也不能挡着她的小琼羽。
    “靖姐莫取笑我了。”琼羽害羞地瞥了虞靖一眼,果不其然又被她深深吸引。
    美丽漂亮这些俗词配不上虞靖的长相,她将家族世代相传的飒爽英气融入女子骨血,肤色康健,凤眼内勾外翘,眉骨稍高鼻梁挺拔,薄唇不染口脂也照样红润。
    她脸上就似刻着“保家卫国”四个大字,百姓见了人人道好,君王见了连连重用!战地茫茫,见到虞靖,就见到了胜仗曙光。
    琼羽撑着下巴,又佩服又羡慕地打量虞靖,经受过风沙历练的女子就是不一样。
    小姑娘的心思过于好猜,虞靖又那么了解琼羽,她饮过半盏茶:“这么大了还犯花痴,没个正经。”
    虞靖言语老成,其实只比她大四岁,琼羽故意细声细语:“云麾将军为了小女子连陛下设的宴都敢溜,来都来了,还不让人家多看几眼。”
    “陛下准点午休,我又与其他老臣说不上话。”虞靖眼底有些淡淡的伤感,但很快恢复常色:“宫里的酒实在烧心,这不来你这尝尝甜头,好解酒的辣气。”
    俩人聊起来也不管敬语,琼羽将虞靖的话放在心上:“幸好你回来的不算晚,今年宫里的桂花酒酿的特别好,保证比那些烈酒合你口味。”
    “东宫的小厨房备了好些新鲜吃食,秋梨膏,酸梅汤。”琼羽出手大方的很:“必须跟我去星月阁拿上再回府。”
    虞靖听到酸梅汤三字,不由一愣。
    琼羽低头,无意发现虞靖手边有个精雕的玛瑙沉木盒,但虞靖素来不爱捣鼓这些玩意。她古灵精怪地眨眨眼:“人都来了,还带什么礼物?”
    “你是想说,这带的是什么礼物!”虞靖宠溺一笑,将木盒正对着琼羽打开,她将拌嘴的力气用在解说上:“这是我从西域带回来的安息香,听说是用古龟兹国的配方所制。”
    盒里装着几颗大小不同的红棕色团块,琼羽只瞧了一眼就来了精神:“市面上的安息香多是掺着檀香压成香片,如此完整的原香,我还是第一次见。”
    虞靖似歇了口气:“你喜欢就好。西域集市上的宝石首饰也奇特的很,但你又不爱金银珠宝,我便只有投其所好了。”
    “多谢靖姐,安息香能开窃精神,行气活血,但我敢保证,宫中太医院都没品质如此高的。”琼羽迫不及待地捻了一点,好放在鼻子下面闻闻,结果啥闻还没闻着,就先被虞靖扯住了手。
    琼羽表示不解:“怎么了?”
    “你不宜多闻这些,还是先收起来吧。”虞靖替琼羽合上木盒盖子,郑重其事道:“等胎像稳了再说。”
    “胎像?”琼羽差点笑出声来,不过立刻又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她和做贼一样东瞅西瞧,确认近处无人才小声嘀咕:“你是从哪里问到的,这信儿是白白生了翅膀吗,怎么传的这么快?”
    “哪还用问?我府上人知道我与你交好,今日一早就带来消息,说太子妃有孕一月有余。”虞靖顿了顿,又道:“方才席间,一众老臣齐齐恭贺陛下皇孙有望。若不是提早知道有孕的是你,我还以为太子殿下纳妾了。”
    琼羽抿了抿唇,这件萧云奕胡扯整来的事,似乎在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皇后信了,宫人信了,百官信了,如今就连陛下也信了!就像一个小窟窿导致整面墙都塌了,琼羽瞬间感觉被压的喘不过气,这可是欺君之罪啊!
    虞靖还以为她在担忧三个月前不能张扬的说法,她净过手给琼羽剥了个橘子:“太子殿下是个靠谱的,你在宫里有他,在宫外有我,总之一切放心,你只管照顾好自己。”
    “不是,”琼羽想要解释,但不知从哪开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刚刚还笑的和花一样灿烂,提到有孕这种喜事咋还愁上了?虞靖盯着她紧锁的眉头,直觉告诉她琼羽有事相瞒。
    她回忆起下人描述的经过:中秋家宴,皇后有意让太子纳妾,然而太子以太子妃有孕这一理由拒绝。
    所以问题是出在太子身上?
    虞靖和萧云奕打过无数次的交道,但她每次见到太子还是会怕那么一瞬。萧云奕这个人实在太深太狠了,他可能一边假笑着与你讨论棋盘,一边思考用什么方式弄死你。
    此人若不是大梁太子,而是敌人,那该有多难办啊。
    虞靖不禁想起,她没见到琼羽时,只有些可怜未来太子妃,毕竟和萧云奕这种阴晴不定深不可测的储君朝夕相处,不是件容易的事。
    等亲眼见到南昭公主,她半辈子的同情心与怜爱心就都献给琼羽了。
    不过太子殿下再怎么着也是个正人君子,对待貌美如花的嫡亲公主有自己的分寸,绝对不会和处理公事一样的态度和手段对待正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