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 - 第53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好了!”连文听完发懵头还没点,一小太监连滚带爬地扑到寝殿,一打眼瞅见永兴帝不省人事,只得放声哀嚎:“皇后娘娘病危,沈美人在侍疾时给娘娘水里下了毒,皇后娘娘病危了!”
    沈灵梓她到底在想什么!萧云奕思路全盘崩溃,他按着膝头尝试站立,不料眼花愈发严重,重心不稳一下子歪倒在地。
    世界天旋地转,尽头无她无岸。
    .
    沈灵梓直接在长春宫认了罪,她给柳青荣下了毒,又传来太医让他证明她的确下过毒。
    她向来偏爱美艳瑰丽,今日的打扮却格外素净,簪花耳饰一支没戴。宫人们起初见了都以为美人是为侍疾,直到看她被侍卫押走,浑身上下只在手腕上挂了个黄玉镯子,才感叹红颜祸乱一场,人间的什么光耀她都带不走,连坟墓都得自掘。
    萧永澍听到消息赶来时,沈灵梓已经不在长春宫了,冲天的仇怨无人发作,他只有跪在寝殿门外痛哭流涕:“母后!母后!”
    他不曾经历大风大浪,父皇晕厥母后病危当头一棒打的他满地找牙。萧永澍脸贴着地,泪染湿了一片,他无比希望眼前的地缝就是他最后的归宿,越这么想就越笃定了哭到死的决心。
    两边之一的光线被从天而降的锦鞋挡住,萧永澍头顶传来清脆一声:“起来。”
    “祈妙?”萧永澍听出来人,何祈妙这回进宫进的正好,正好不用为给她留遗言而跑一趟腿了:“你千万别劝我,我萧永澍必和下毒之人同归于尽。”
    “起来。”何祈妙拖长音重复一遍,她背着手直视皇后寝殿,里面的乱象在她看来是多么美好。她放平嘴角,弯腰拍怕萧永澍脊梁:“这不是你该跪的时候。”
    第74章 释然了 “我们回家。”
    萧云奕独身走在一条幽邃的路上。
    他记得这条路, 通往东宫最大的园林盛茗园,可无论是在盛茗园更名之前,还是他监督其改造之时, 盛茗园逐自绿树常青滋养至玉茗争开, 周边从来不曾像今日这般阴郁。
    忙碌的宫侍们看到他, 全部惶恐地在路边一字排开,低头耷脑连大气都不敢喘。萧云奕神魂轻飘,腿脚却沉重到再迈不开一步,不对啊, 从前他牵着琼羽逛到此处, 所有人看见都会满面喜色地迎上来, 恭贺太子殿下太子妃新婚。
    他正疑惑,只见一总管模样的太监斗胆出列,点头哈腰道:“您有何吩咐啊。”
    “太子妃呢。”萧云奕感觉不到唇齿动作, 可声音的确是他发出的,他迷迷糊糊地自问自答:“今日天阴, 想必她在星月阁不愿出来。”
    “哎呦, 陛下您说哪的话。”太监陪笑道:“您还没立太子呢, 哪里来的太子妃?”
    陛下?萧云奕脑中掠过一阵恶寒,他并未登基怎就成了陛下?但他的心思与口舌并不统一,萧云奕听自己省去此问,似乎习惯了做一位帝王:“朕说的是朕的太子妃。”
    “孝懿皇后?”太监缩了脖子:“陛下,孝懿皇后早在三年前就薨逝了啊。”
    “你说什么。”太监一句话将萧云奕滚热的心血打击降至冰点,他的迷茫延伸成激愤, 于瞬间冲破了某道屏障,身体恢复知觉重新听他指令,同时心肺撕裂般的剧痛扩达发丝指尖。
    他头脑承受重压经久混沌, 意识觉醒的猛然之间分不清此刻是梦还是现实。足够的缓时只让萧云奕归顺了先前印象,他在南下时听说琼羽想家,琼羽要来找他却在半路不见踪影,这是噩梦,噩梦而已。
    然而他惦念过深,乃至不忍接受回宫后见到琼羽性情有变,分明是他南下的几月里忽视了琼羽,一场逼真的噩耗让魔魇钻了空子。遇刺之后头脑愈加失控,他不相信自己所经就罢了,竟连带……不相信琼羽。
    他走了一条无可原谅的路,琼羽是他做梦都想娶到的妻,可他没留给琼羽任何办法,她无法跑到梦中和他解释,他便永远沉在幻想中一意孤行!
    琼羽置身的所有险境,皆是他逃避而一手造就的。
    手心被香灰燎烫的泡还隐隐作痛,趁人之危的潜英石一案破碎了迷惘,香灰中捡出的玉剑碎片使记忆重叠,他爱的从始至终唯有琼羽。
    新婚燕尔南下一别,甚至在他翻脸不认人的昨前!琼羽望剑如人,寸步不离。
    她的期待空悬太久,萧云奕捕捉到线索正要去接她回家,琼羽怎么就,怎么会薨逝?!
    他眼神凶光乍现,太监被盯得发毛立即跪地伏身:“陛下,孝懿皇后三年前在绥宁轩替您挡了一刀,遇刺身亡了!您三年以来时不时就来东宫睹物思人,奴才知道您念着孝懿皇后,斯人已逝,您节哀啊!”
    不会的,不会的!萧云奕哽咽窒息喊不出声,弯身一呕手中尽是血与泪,他不顾众人阻拦,转身往星月阁的方向狂奔,是琼羽在遇刺那夜给他送来的剑,是琼羽啊!
    狂风呼啸眼泪刮了一脸,萧云奕惊汗淋漓,眼前景物骤然褪作黑白似在为琼羽哀悼。遇刺当晚,他若是疯魔到不去保护琼羽,眼睁睁看着她死在刺客刀下,那他多活的三年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他宁愿从极寒之巅的皇位跳下去,死无全尸!
    星月阁大敞着门,琼羽她在,一定还在。萧云奕才跨进去没来得及歇一口气,就发现星月阁陈设大变:一群人丧衣打扮跪着哭哭啼啼,最前方的瘦弱背影不是琼羽是谁!
    “琼羽!”萧云奕大喜过望,冲向前一把将琼羽抱在怀中,然他摸不到,琼羽也并未察觉,只精疲力竭般歪倒了身子,险些撞到冰冷的棺材。
    琼羽看不见他。她的出现令萧云奕的世界重现色彩,不过除了丧烛跳动的火苗,棺木该黑的黑,绫缎该白的白。这不是星月阁,而是灵堂。
    “殿下……”琼羽说话了,她扶着肿胀发青的膝盖,一寸寸挪向棺材,她想伸手去摸,却被下人无情地拉回原位。萧云奕听到一声“殿下”心都碎了,他奋力想制止拉扯琼羽的人,徒劳之余望见了那座崭新的牌位。
    看轻正面刻的字,萧云奕愣住了,原来那夜,遇刺身死的是他。
    不过半刻,他忽然不由自主释然地笑出声。
    上天庇佑,万幸不是琼羽。
    “殿下!”琼羽没了力气纵使哭喊声也不大:“求您不要留我一人在世,求您不要。”
    一旁头扎白布的掌事不屑一顾:“太子妃伤心糊涂了,快些按住她。一会子就要起灵了,耽误时辰你们担待的起吗?”
    “我要去求圣上。”琼羽伤心欲绝,可在多人面前做什么都是螳臂当车:“求圣上允准我给太子殿下殉葬,允准我陪殿下一起走!”
    掌事肆无忌惮地嘲讽:“真是疯魔。”
    萧云奕单膝跪在琼羽身边,盯着掌事的脸,即使打不着,拳头也已经硬//了。
    他要就这么撒手人寰,琼羽在宫里的日子会何其煎熬。柳青荣对他的不顺眼将转移到琼羽身上,她在柳青荣的作腾下返回南昭几乎是难于登天,一朝新立太子,偌大的东宫也不再有她的容身之处。
    指派刺客的幕后之人还极有可能择时灭口。
    萧云奕转到琼羽面前,琼羽的脸怎么动,他的手就怎么动,好像如此一来他就能擦去琼羽的泪。
    手跟着跟着就开始抖,萧云奕哭到眼花,却舍不得放下一只手给自己擦擦。
    他曾经唾手可得的美满怎就成了妄想,琼羽眼都不带眨望着棺材,萧云奕摸索着角度当下棺材前,算是在和琼羽对视。
    他恍惚在琼羽的眼瞳中看见了自己,看见了他们本该拥有无限希望的未来。
    萧云奕从不会许漫无边际的愿望,可这一刻,他不光愿意赌上全部身家换琼羽平安,还生出了镜花水月般的痴念。
    他想和琼羽一起活着,好好活着,缺一不可。
    “吁——!”
    萧云奕整个人溜下座处,往前一扑。
    “殿下?”连文听到动静赶忙掀开车帘查看,他见萧云奕扶着座处一脸茫然,纳闷提醒道:“殿下,您要求停放马车的地方到了。”
    是梦?萧云奕怀疑自我,不假思索地抬臂狠捶马车座处,这下不止肉/疼,座面还被捶出了个窟窿。
    连文受到了惊吓,心道:以前咋没看出来殿下起床气这么大。
    萧云奕瞧着连文皱成苦瓜的脸,如获新生大笑催促:“到了快走,快走!”
    萧云奕让马车停的远些,就是为了扮作寻常人家一主一仆上街溜达,不引人注目。连文学着萧云奕从容走道,犹豫再三道出在心里憋了半天的疑问:“殿下,您就确定太子妃在拾花小楼?”
    “十有八九。”萧云奕攥紧手中碎玉:“最近宫里发生的事过于巧合,看来有人忍不了放长线钓大鱼,想要揠苗助长了。”
    连文快步跟上,又问:“您咋看出来是沈大人劫走的太子妃,他和这小楼有关系?”
    “沈决气急败坏地赶来算账,是因为他失去了琼羽的动向,若他没有劫走琼羽,在琼羽失踪的第一日就会来找我的。”萧云奕走的飞快:“琼羽遇上贵人相救,他在给我提示,但‘他’绝对不是沈决。”
    连文似懂非懂,俩人走到小楼门口,萧云奕留意到它才翻新的外观,连文顺着看去,感叹道:“这行真是赚银子啊。”
    “赚或赔在于经营者谁。”萧云奕言下之意是小楼的老板是个厉害人物,凡事能做到经营善名号响的,要不就是专精一技家缠万贯的祖传产业,要不就是一人做东遍地生花。很显然,拾花小楼是第二类。
    小楼二层,客人有走有来源源不断,萧云奕直径走到一层最里,这与别处比略有些冷清,台面上没摆卖品单立着一柜一座,一十几岁的少女钗裙夺目,正坐那哼着小曲打算盘。
    “打扰了。”萧云奕将碎玉拍在台上:“前些日子在贵店买的宝贝,一不小心跌碎了,您看看可能修复。”
    少女该是专门管账打算盘的,不费力气接应客人。可她瞥到碎玉态度急转,眼中含着隐藏不住的烁光,对萧云奕道:“这我认得,独山玉打的小剑。”
    “是。”萧云奕问:“能补吗。”
    少女遗憾地把碎玉推向萧云奕,摇头道:“碎玉收全了或能一试,都这样了那还能补。”
    “那还请姑娘告知一声,京城中可有能修补这剑的铺子?”萧云奕表露出诚意,转折道:“我记得有一家与您这差不多的,名作春光好。”
    “春光好调香,我家玩玉石,公子燃香出了问题记得要去它家,玉嘛还是我家的好。”少女莞尔,起身引路道:“公子跟我来吧,我带您去瞧瞧翡玉,挑个合适的当做剑柄。”
    萧云奕以为少女要上楼,结果她下了一层,地下布置的别有洞天,丝竹管弦清音不绝,琴棋画舞样样俱全,客人不比上面少。少女与一个个路过的姑娘颔首致意,走起来似没有尽头。
    “好东西得藏深些,您说是吧。”许久,少女在一充满欢声笑语的屋前驻足:“公子请,放心进。”
    “别闹了别闹了!”这声与梦里撕心裂肺的哭喊显然出自一人,他听几辈子都不会腻。萧云奕紧张得心快跳出来。他手才覆上门,又听里面的声近了:“不就是掰腕子嘛,我去喝口水就回来!”
    “哐。”门从里面一开,萧云奕没准备好,失而复得的无价之宝抢先一步主动闯进了他怀抱。
    “对不住对不住。”琼羽捂着脑门下意识道歉,想和对面人拉开距离却不成了,萧云奕双手一环抱的死紧:“是我。”
    殿下!琼羽认出来是萧云奕就更想挣脱了,她有太多话要问,问他之前的伤势如何,禁足有没有平心静气好好吃饭,宫里如何东宫又如何,问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人多不好喊殿下,琼羽哄也似的搂上萧云奕的腰,口是心非道:“老多人呢,要不先撒开?”
    “回家。”萧云奕埋头闻琼羽发香,妄用闷声掩住哭腔:“我们回家。”
    第75章 中箭了 “是我害了她!”
    离宫以来, 琼羽每当夜里睡不着时,便靠设想与萧云奕重逢时的场景以求掩盖心中的惴惴不安。她想到过远远看到萧云奕杵在东宫门前,自己欢天喜地飞跑过去, 萧云奕却回身一避不让她扑, 也想到过萧云奕见她满脸嫌弃:“你怎么回来了?本宫不想见你, 你滚回去吧。”
    甚至还想过,她会被潜身暗渠的歹人劫做人质威胁萧云奕,到那时相见即最后一眼,她是死不瞑目, 亦或该心满意足。
    莫非是假想之中千百灾祸的物极必反?琼羽就是做梦也梦不出萧云奕抱着她哭这般良辰啊!
    她静静等了一会, 萧云奕竟还没有放开的意思, 徐麦冬在旁捂着嘴笑到不行,琼羽脸一红抬手抵在萧云奕肩头,好不容易使得他俩分开了点距离。
    “哎呀呀。”徐麦冬故意捂着眼绕过, 探头招呼里屋等着琼羽跟她们掰腕子的姑娘:“都散了都散了,楼上那么多活不干, 倒溜来这享清闲。”
    徐麦冬手下的姑娘们个个青春正盛, 平日往来于春光好与拾花小楼之间, 样貌中上能说会道的站去台前出售货品,心灵手巧聪颖能干的守在后屋画图制物,熟客听曲品茶,谈事斗酒则统一都在地下的暖房。
    她们虽与琼羽相处不久,但禁不住琼羽人美心善招人喜欢,同龄少女又很容易打成一片。姑娘们得了掌柜指令听话地鱼贯而出, 临走欢声给琼羽打了招呼,却恰到好处没多看萧云奕一眼。
    萧云奕已经松开琼羽与她并肩而立,他望着三三两两的背影逐渐走远, 目光如炬。
    长廊内眨眼的功夫便只剩四人,徐麦冬留意到连文审视的目光,微微一笑颔首致礼,再转脸对琼羽笑道:“我算帮人帮到底了?前路不送,还望姑娘珍重。”
    “姑娘的大恩我无以为报,往后姑娘若遇难处,大可前去敬安侯府详说,我必将全力相助。”琼羽感激不尽,她手藏在袖中碰了碰萧云奕小指,引见道:“我险些流落京外,是徐姑娘收留了我。”
    徐麦冬欠身微笑:“小女麦冬,有礼了。”
    “多谢。”萧云奕反手紧紧牵住琼羽,徐麦冬本不必多说一句强调闺名,除非她要的就是让他记住‘徐麦冬’此人。借口玩乐派那么多人保护琼羽,香灰玉剑又正巧对应春光好和拾花小楼,难题急需豁然开朗的钥匙,徐麦冬身上还有多少暗示是他暂未发觉的。
    这位靠稚气的外表深藏不露,善心或许不假,但也就琼羽信她天真无邪。
    他没理由冒然带走徐麦冬,过了这村没这店。萧云奕捏了琼羽的手示意莫急,面色坦诚还要再问,然而唇启未言骤被一声刺耳“铮”鸣打扰!
    弦断。萧云奕迅速将琼羽护在身后,声音是从长廊尽头他们方才经过的厅堂传来的,其间悠扬琴音确实停了,唯一的不对之处是琴止比弦音晚了一刻,若弦先断,琴定无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