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却人间事(np)_高h - PO-①8.c0м 30.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谢期并没能做出如此凶残的行为,不是因为她良心发现,而是地上那个发了疯的Alpha又睁开眼清醒过来。
    宋秉成和岁然下意识地瑟缩一下,谢期神色不变,挥起撬棍继续一棍子夯他头上。
    动作十分流畅自然,像是绅士挥舞着手杖,当然不是每个手杖上都糊着血。
    谢期用撬棍十分顺手,一挥过去扁头那部分卡在大门门缝里,她手腕随意用力,撬棍就哐啷一声直接撬开了大门。
    岁然凑过来:“好厉害的撬棍。”
    谢期随口道:“几乎可以算是冷兵器了。”
    岁然:“板砖也不错。”
    谢期点头:“对。”
    宋秉成揉着腰走过来,谢期说:“你进去安抚下这家人的情绪,我和岁然把这个袭击者带回去……”
    不用安抚了,门内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宋秉成看清那是这家的母亲,还没说什么,却看见她眼珠泛着冷灰,抄着菜刀扑过来。
    宋秉成后衣领一紧,瞬间被勒到翻白眼,下一秒双脚腾空,整个人被拎着向后仰,眼前一晃,他被甩到了旁边。
    尾椎骨差点摔断,他挣扎着爬起来,正见谢期一抬脚踢中那个人的手腕,菜刀落地,谢期随即上前一个擒拿。
    身体摔在地面上,那个年轻母亲头被按着动弹不得,衣服上沾着灰,烟灰色的瞳孔涣散,喉咙间发出含糊的声音。
    岁然以前见过这家的母亲,年轻温和,眼下看着她这幅狼狈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那边宋秉成连忙喊了一句:“等下!”
    谢期转头莫名其妙地看来他一眼。
    宋秉成:“她只是个Omega,伤害不了谁的。”
    谢期皱眉。
    “Omega不是弱者。”她说。
    但现在显然不是讨论性别差异的好时机,这个Omega的倒下仿佛是什么开启信号,整个地面都产生了轻微的震动,从不远处
    地平线以下的街区,从身后这座破开了大门的房屋,空气中似乎裹挟着隐隐的喧嚣,谢期后背发凉,瞳孔竖起。
    宋秉成和岁然两个平民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很弱,察觉到了也没放在心上,还站在原地发愣,谢期却当机立断,松开Omega,
    一只手拽起一个人,嘴上说着“快走”,下一秒就把两人带出了几十米远。
    宋秉成目瞪口呆:“瞬间爆发力这么强,你身上的义体是什么牌子的?”
    再牛逼的人类终究只是三维生物,血肉之躯,人们无法将自己提升成高纬度生物,只能不断强化躯体,用机械构造出最精密完
    美的肢体。
    谢期:“这我怎么记得。”
    被拎着的岁然脸颊擦着谢期的腰,艰难道:“市面上追求速度的义体都不重视安全,重视安全的义体速度也不行。朱律拎着我
    俩跑这么快还跑得这么稳,爆发速度粗略估计能到七十米每秒,这是普通的义体制造公司制作不了的。朱律,你的义体是军工
    产品吧?”
    军用科技向来比民用科技更高精尖,尤其是义体这种原本就是用来改良军中士兵身体素质的技术,也就在近百年才逐渐发展为
    民用。
    但也不是谁都有资格用,财力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使用者的大脑处理速度能不能驾驭住如此高型号的义体,不然配置不兼容
    反而会造成传送神经紊乱,并危及生命。谢期的大脑得在瞬间分析出形势并选择用什么方式压制住对方,这相当考验临场反应
    能力和危机处理速度,极其丰富的经验才能让她在半分钟内放到之前两个袭击者。
    然而再没那么多时间让谢期回答,谢期拎着他俩冲进了宋秉成家,反身踹上门,门锁锁死,刚把一张桌子踹过去抵住大门,外
    面就有什么东西砰的撞上来,发出的沉闷声音混着外面的咆哮,十分令人牙酸。
    岁然和宋秉成简直要抱在一起瑟瑟发抖了。
    谢期表情平静的很,仿佛眼前都是小场面,她把所有结实的东西全部搬过来堵住门窗,然后叫两个脆皮Beta上楼。
    岁然和宋秉成抓着扶手软着脚上楼。
    谢期问宋秉成:“外面现在乱成一团,我们得联系地球执政官。你有发送求救信号的装置吗?”
    地球在星云联盟的地区行政规划也就是个村,宋秉成还是第一次听人正儿八经喊地球村村长叫执政官的,他说:“直接在矩阵
    里发送不就行了。”
    话音刚落,他想起来这里的三个人全他妈掉网了。
    别说发送求救信号,矩阵都爬不上去。
    ——————————————————————
    谢期的军衔是上校,副师职,行政级别上和县长或者处长平级。因为星云联盟军权大于政权,她实际上是与地级市正市长平
    级。
    所以第三世这么多章讲述的是谢市长失忆后被两个村民搭救,并在穷山恶水出刁民的村子里挣扎求生的故事(???)
    文壆鑒賞請上ΗaιΤaйɡSΗUωǔ(海棠書屋)點℃+Ο+M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