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单位带薪养花种菜 - 我在单位带薪养花种菜 第3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张先要了五个肉包子,汪凝胃口没那么大,打算买一个尝尝鲜就算了。
    窗口阿姨:“就剩最后两个猪肉包了。”
    “那我要两个猪肉包。”
    女人,就是听不得“最后”“限量”“绝版”这种词汇。
    拿到了两个巴掌大的肉包子,汪凝闻着香味胃口就来了,边走边吃,咬了一口还有汁水,差点烫到舌头,连忙晾一晾再吃,热乎乎的包子松软,内馅肉多,吃起来肉也新鲜。
    食堂是除了元旦晚会唯一能看见妖管局大部分妖的地方。
    起初汪凝还有点好奇。
    据说妖管局百分之八十五的人员都是妖。
    可在食堂看一圈,似乎跟他们大学食堂没什么两样,并不是电视剧里顶着兔耳戴着尾巴或者身上还有鳞片的样子。
    就连小团体一起干饭的习惯都跟人类一样。
    他们后勤科就一起吃饭,今天周姐减肥不吃午饭所以没下来,其他的看起来也是同一部门的才坐一起。
    半年来已经习惯了,就跟从前上班一样。
    汪凝面前是冒着热气的米线,食堂内空调开到最大,呼呼直响,还是挡不住高温天气跟热锅蒸汽,她吃了一个包子都觉得热。
    筷子挑起米线散热,下意识地鼓起腮帮子给米线吹气降温。
    不远处丘丘没买到肉包,拿了两个香菇包给老大。
    蜀阳看着手里的素包子,忽然就没了胃口。
    想当年他还是个肉食动物,现在上了岸抱着铁饭碗有了五险一金,竟然沦落到了吃素的一天。
    他不禁开始思索。
    当年费尽心思考了个公务员到底是为了什么?
    筷子插在香菇包中间,挑起来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烫嘴。
    只能再晾一晾。
    他们是准点午休,因为是六楼,根本抢不赢一楼的那群妖,等他们下来的时候食堂早就挤满了人,排队都吃不上饭。
    得错开,等他吃完这两个包子再去买饭。
    吃什么呢。
    蜀阳慢吞吞的啃着包子,热包子烫的嘴唇都红起来,越发显得他气色好皮肤白。
    一号小组几乎全员小麦肤色,甚至是小白脸馒头经过了上个案子都黑了不少,只有蜀阳,基因作祟,晒不黑,永远顶着一张唇红齿白妖艳建模脸,鼻梁高挺,一双丹凤眼眼尾上挑,幽蓝色的瞳孔被美瞳遮盖,让整张脸不至于那么妖异。
    即便化为人形,妖也会保留一部分原始的特征,比如瞳孔颜色或者生活习性,但身份原因,避免在人群中引起骚动,他们被要求带上棕色美瞳作掩饰。
    嗯,美瞳能报销。
    不然蜀阳也不乐意戴。
    正想着吃什么,目光被一截手腕吸引。
    筷子上的米线冒着热气,砂锅上漂浮着红油还有鱼豆腐青菜牛肉丸等等配菜。
    米线好像就很不错。
    当然,她手边的那个没动过的肉包子更好。
    第3章
    在后勤科摸鱼了一整天,下午四点半开始慢吞吞继续做表格,准点卡在五点下班前做完交给周姐,汪凝拎着包带上钥匙下班。
    隔壁依旧灯火通明,一副熬生熬死的架势。
    跟她以前的工作好像哦。
    还好她爹给她找的是后勤科,不是外勤科。
    五点准时接到汪凌的电话。
    “凝凝啊,我今天加班,你姐夫在出差,你从青城山回来顺便把森森接回爸妈家吧?”
    电话里还有不断敲击的键盘声,光是听声音就知道她姐有多忙。
    “好的,那你晚上回家吃饭吗?”
    “吃的,估计六点半到家~”
    “那行,我去接森森。”
    挂了电话,汪凝手里勾着钥匙打完卡往停车的地方走。
    单位位置偏僻就这点好,地方大,车随便停,不像在市区,找个车位比找公厕还难。
    妖管局的车大多都挺低调的,但也不乏豪车,比如她桑塔纳旁边的黑色路虎,看着还挺熟悉呢。
    妖怪的收入也得查吧?万一不合法呢?汪凝想着。
    显然车主还在加班,汪凝看看时间,幼儿园五点就放学了,她得快点去接小侄子,不然要是最后一个到森森又得发脾气。
    她姐比她大五岁,按部就班结婚生子,小侄子森森今年刚上幼儿园,汪凌也终于解放能好好上班,因为不放心姐夫父母照顾孩子,一般都是爸妈帮忙带孙子,姐夫要是不在家姐姐就回家吃饭。
    反正离家近,方便得很。
    汪凝的房子还在装修,现在也住家里啃老。
    没想到两姐妹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妈宝女。
    汪凝开着车到太阳花幼儿园的时候,园里已经只剩下三个小孩,卷毛森森就是其中之一,一看见小姨就垮着张脸,被老师带过来交接的时候嘴上都能挂油壶。
    卷毛小少爷看着有发胖的趋势,脸颊鼓鼓的,天热出了不少汗,卷毛都粘在额头,身上还穿了件牛仔背带裤,看着就热的慌,汪凝给他拉开车门他就自己爬上后座,背影都透露着不高兴。
    汪凝坐上驾驶座,空调开大了些,象征性地解释两句:“我五点才下班,一下班就赶来接你了,二十四分钟,已经是我差点闯红灯的速度。为了你小姨的驾驶安全着想,你能不能大气一点?”
    “哼。”森森把头扭到一边,撅着嘴看窗外,“迟到就是迟到,找借口也是迟到。”
    这小屁孩说话还挺冷酷。
    “哦,”汪凝开着车,提前减速等红灯,“反正你都生气了,那一会儿回去路上的棉花糖我也不需要买了。”
    “——小姨只迟到二十四分钟,比你姐姐好太多了,我仔细想想,身为男孩子我应该大气一点,不跟漂亮小姨生气。”
    “嗯,很有道理。”
    按照惯例,小姨接他都会在楼下小学边小摊贩那边买个棉花糖,等小姨停好车边吃边走回去,棉花糖也就吃完了。
    时间掐得刚刚好。
    汪凝爸妈这套房子在市区,学区房,周围小学初中高中都很近,除了面积小一点也没什么缺点,一家四口住着也还行,还是个带院子的一楼,院子里种满了她爸这些年养的花草果树,因为地盘不够,她爸还去跟人一起开了片荒地种菜,平时就骑着小电动去打理菜地,再就是跟朋友一起出去钓鱼。
    他们一家人都挺喜欢吃鱼,每次汪处钓回来的鱼都会被瓜分干净。
    汪凝跟森森到家门口的时候看见几个小孩撅着屁股在花坛倒腾什么,森森手里的棉花糖吃完了,正在找垃圾桶销毁证据,正好花坛边有个大垃圾桶,垃圾桶比他人还高,汪凝只能陪着他去扔垃圾。
    顺便就看清了那几个小孩在玩什么。
    汪凝本以为他们是在看蚂蚁,凑近了才发现他们正在用小木棍戳一只肥胖的红蚯蚓。
    森森也看见了,但他有洁癖,只看了一眼就嫌弃地扭过头,拉着汪凝回家,“黏黏糊糊的,脏死了。”
    汪凝身为一个园艺人,虫子什么的见的多了,也就无感了,但是小少爷嫌弃,也就没多做停留回家去。
    回到家换了鞋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手,然后森森就去厨房视察,看看今天有什么好菜。
    余小芳同志近期在家苦练厨艺,略有小成,已经能跟汪处一较高低,被强占了厨房的汪处无所事事,沦落到给老婆打下手。
    厨房忙活得热火朝天,大有超越她们外勤科的架势,汪凝闲着也是闲着,去院子里摘了点枇杷洗干净吃着。
    “你去年不是高压了几个枝条回去么?”厨房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汪勤洗了手边擦手边出来,“今年能结果子么?”
    汪处虽然入坑早,但是养护知识还停留在书本知识和群友的建议,甚至偶尔还会被短视频坑,给果树浇白酒这种事也不是没干过,但汪凝,作为一个从小学开始就接触网络的小孩,入园艺坑后第一件事就是上网学习,可以整的花活可太多了,扦插,播种,高压,嫁接,看视频就能学会,年前给她爸亲手试了高压,汪处下巴都惊掉了。
    高压也是植物繁殖的一种方式,挑选健壮的枝条,绕着一圈剥开外表树皮但是不能太深,用水苔或者泥炭土包围再用塑料膜包裹缠绕,浇生根水,定期浇水等待生根,透明塑料模能观察到根系生长情况,等根长满了,就把整根枝条剪下来直接种进盆里就行。
    这种繁殖方式远比播种要省时间得多。
    “今年有几个果子,明年应该会更多。”
    她挑了院子里的几个品种的枇杷回去,新房露台种不下的就带到了单位天台。
    “那你把教学视频发我一下,我改天学一学,多搞几棵。”
    “发你了。”
    森森看见他俩在吃好吃的,凑过来踮起脚也要吃。
    初夏正是枇杷的季节,最近又是三十度高温,热得不行,吃点枇杷降降火也挺好。
    森森抓了两个自己吃着,吃了一口就有点嫌弃:“不甜啊?”
    “枇杷就这味。”汪勤解释,“别浪费,你都开了,自己吃完。”
    另一颗他没开的就放回去了,最后还是不乐意地把剩下的半个枇杷吃完。
    到饭点了,汪凝去帮忙端菜,忙活到一半,汪凌回来了,在门口换鞋,一身疲惫眼睛都睁不开。
    “妈妈!”
    森森跑过去抱着她腿撒娇。
    汪凌拍拍他脑袋捏捏他肉乎乎的脸蛋:“好了,你妈我快饿死了,吃饭吃饭!”
    捏完儿子,又顺手捏捏妹妹的脸蛋。
    捏完评价:“啧,远不如你小时候。”
    汪凝揉揉发红的脸颊,淡定道:“年纪大了,是这样的。”
    余小芳同志今天发挥超常,一桌子菜就没有难吃的,挑剔的森森都夸外婆手艺好,把余小芳夸的笑眯了眼。
    “噢,你俩听说没?咱们小区的八卦???”余小芳刚做完饭,这会儿停下来才想起来还有八卦没跟两个女儿分享。
    “什么什么?”汪凌一下子来了精神。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